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真TM倒霉。
不过任谁从坠落的飞机上掉进海里还能正好漂到一块自成世界的岛屿上醒过来,这时候第一句话是‘感谢上帝’才对。可惜迹部景吾不信教,所以从沙滩上醒过来的他一脸恼怒的想,回家以后一定要狠狠地起诉这家航空公司。
他身上板板整整标标准准的限量版手工西服被海水浸泡后像条破抹布,再被正午这无遮无挡的阳光晒上一会儿,堪比咸鱼。
他阴沉着脸把自己散发着一股奇怪味道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摸索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机。虽然对此不抱希望,但好歹是他花了不少钱买的,万一防水呢?万一有信号呢?万一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够给力呢?
事实证明他能活着就是上天恩赐了,还妄想有那么多万一的可能性是多么的天真。事情永远只会变得更糟。
迹部难以忍受的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以往的挑食此时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旁边就是海,但他没有鱼竿,也没有刀。前面也没有交错纵深的森林,只有寥寥落落的小树林。不过也正常,就这种连岛屿都称不上这么丁点儿大的地方,长这几棵树已经是极限了。往好处想,最起码不会有大型野兽。
迹部景吾庆幸自己曾经为了好玩和好友参加过各种野外生存。他摸进那个稀稀落落的小树林,勉强找到一些看起来可以吃的果子。有鸟吃过的痕迹,应该没有毒……吧?他勉强咬了一口,觉得勉强可以。虽然不算很甜。只要在这里撑上几天,肯定会有人来找的。
他犹豫了一下,决定绕着小岛逛一圈。他身上没有打火机,也没有眼镜,既然他能被冲到沙滩上,也许还有其他的东西被冲上岸。不管怎么样,他得先生起来一堆火。
阳面和阴面的地形完全不一样。阳面地面缓而平,阴面则满是大大小小的碎石。
他思索了片刻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去。其实站在这样的大石头上观望风景比起平常在夏威夷马尔代夫之类的海滩更有一番风味。咸湿的空气,正午的海面平静而温柔,只有白色海鸟突然掠过海面叼着鱼溅起的水声。
不过这都不值得迹部景吾诧异。“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条小船?”迹部景吾震惊的自言自语,更让他震惊的是,为什么还有一只狗?
那只狗察觉到动静懒洋洋的抬头看了眼迹部景吾,然后又趴了回去望着海面。
好帅的大狗。迹部景吾有些惊喜,“你在看风景?”他提了下裤子坐了下来,顺着那只狗看的方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船里的那条狗说话。“看久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那条狗没有搭理他。
这要是换成人,迹部景吾拍拍屁股直接走人,但这是大狗啊。他最喜欢的大型犬,虽然看起来不像他熟知的一些品种。“你有主人吗?”
那条狗还是没有搭理他。
迹部不肯放弃,“你看你在这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人陪,你不无聊么?过几天会有人来接我,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我很有钱,跟我回去我会好好养你。”
这次那条狗慢吞吞的歪头看了过来。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样,它的眼神不像景吾见过的其他大型犬。可能是它的眼神过于专注还是幽深,看过来的时候让他有种被大型野兽当猎物锁定的毛骨悚然。迹部景吾对自己的直觉还是很信任的,不过转眼他就找到了合适的理由。自己捕猎跟家里被喂养大的肯定不一样。
至于它会不会暴起伤人,迹部景吾摸了摸身边刚折下来的木棍和随处可见的石头,理所当然的想,这么高,它又不是老虎,跳不上来。而且他感觉这只狗是有主人的。
“我要快去找东西生火,这样才会有可能被找到。”怎么说呢,虽然碰到的不是一个人,但毕竟是一个活物。迹部心情甚好,“你要不要跟我走?”
那只狗站起身直直的看着迹部。说实话,这要是一个人,迹部可能觉得他是在思考。可是放到动物身上,迹部有些发毛,这是想攻击他吗?他退后两步,“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走?你一条狗怎么生活?”
那条狗刚刚迈了两步,闻言突然低低的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然后又趴下去不动了。
“……”迹部哭笑不得,生气了?“我现在要去找东西生火。找我的话去前面。”

迹部找了半天玻璃、眼镜、放大镜之类的碎片,毫无所获。只能老老实实的找了木材和枯草,准备来个钻木取火。结果钻了半天,手被磨出来无数伤口,都没有冒出来一个火星子。
迹部:……
正当他望着眼前的装备无语凝噎时,迹部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到了他的胳膊,然后他胀痛的手被温柔的舔了舔。
“你来了?”本来他不会贸然跟一个刚认识并且长大的大型犬这么亲昵,但它实在太乖了。迹部摸了摸它的背,觉得它的毛可真是顺滑,“可是我好像没办法带你离开了。”
迹部苦笑,“我没想到火这么难生。”不过还是要想办法生起来。还有吃饭的问题,怎么喝水,用什么盛水……能抓一只乌龟就好了,血可以用来喝,壳用来盛水,肉用来吃。
他自顾自的想心思,也没注意到自己说出了口。怀里的大型犬歪了歪头,忽然从迹部的怀里跑了出去。
迹部:“……????”算了,还是安安静静生火吧。不过,这条狗怎么感觉跟他见过的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迹部边想边钻他的火,终于在火星子蹦出来的时候想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条狗的尾巴比平常看到的粗,而且一直是低垂的,感觉不像狗,更像是……狼?
所以看着它叼着一只乌龟回来的时候,迹部表情有点儿微妙。如果它真的是狼,会不会太温顺了点儿?而且,狼怎么会在海上生活?
这次迹部摸它的时候格外的谨慎。从它的举动,它好像听的懂他的话。那么,他试探的问,“你其实是狼?”
这次它比上次听到迹部把它归类为大型犬热情,上前蹭了蹭迹部。
迹部定了定神,继续,“你想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这次它没有蹭过来,反而静静的盯着迹部看。
看不出它什么意思,迹部微微皱眉,这只狼的智商是不是太高了?这让他感觉非常不好,同时,想带它回去养的心也减了不少。一只能够听懂人类语言、不知道为什么流落荒岛、不知道独自在这里呆了多久、武力值不明、会权衡自身处境的狼,从哪里看都透着一股奇怪和诡异。
也许动物对情绪的变化更为敏感,迹部刚刚有了这个想法,那只狼就不再往迹部身上蹭了。过了会儿,它转身往岛后面跑过去。
迹部看看它很快跑不见的身影,再看看火上煮着的乌龟肉,内心五味杂陈。他是不是把一只动物的心思想的太复杂了?
—————————————— 
后续可能脑洞之一:
忍足侑士是哨兵向导世界穿越过来的一个哨兵,这匹狼是他的精神体。

😳一个突如其来的段子?

我也不太知道这算什么  

评论 ( 10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