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守夜人

01
“队长去执行那个任务还没回来?”岳人打开终端确认了任务完成,放松的跟忍足搭话。

忍足确认没有留下活口后,往整栋别墅扔了一颗微缩弹,确保整个现场都被毁的一干二净,才微微点了点头。

岳人忍不住奇道,“我以为队长不会去的。不就是一个闹鬼的别墅吗?用得着咱队长亲自去?”

“那栋别墅是研究所所长住的地方。”忍足跟在岳人身后,言辞间颇为不客气,“谁知道他们又从别的世界带来了什么。以防万一,景吾当然得去看一眼。”

“咦?你不喜欢他们的研究吗?”岳人颇为惊讶,“可是我们现在这么多能源,吃的用的穿的,哦,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花草,都因为‘平行世界堡垒’才实现的。”

忍足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设定好飞行器的路线,悠悠哉哉的靠在座椅上。

知道他这是不赞同的意思,岳人撇嘴,换了个话题,“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是你跟队长搭档?你们这关系,行动起来更默契才是啊。”

提起迹部,忍足这才提起精神,“你想听景吾的版本还是我的?”

……这有什么好分的,不是很懂你们恋爱中的人。岳人冷漠的扭过了脸。

幸好忍足也不需要他回应。“景吾肯定会说是因为平均综合实力,不然你们就太弱了。不过你也知道他的,就那么随口一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这种关系,所以才更不能是搭档啊。”他用手指了指心口,“容易被感情影响大脑,做出不理智的决定。被私人感情影响那么多,我们就不是‘守夜人’了。”

守夜人,是联盟手里的一把刀。一把刀,不该有太多的感情。

岳人似懂非懂的点头。

迹部景吾走进活动室就看见几个人窝在沙发上用投放星幕的巨大显示仪放电影。“……嗯?慈郎和桦地呢?”

“慈郎去找丸井了,桦地在地下室保养他的那些武器。队长,吃果冻吗?”岳人大方的把手里的凝胶果冻递给迹部。

迹部敬谢不敏的摇了摇手,“不用。”说着,他坐到了一侧,拿起一旁放着的眼镜在手指间转了转。然后偏头看忍足。

忍足侑士整个人懒懒散散的窝在沙发里。大概是带这幅眼镜带的久了,猛地摘了不舒服,此刻正用两根手指轻轻揉着鼻梁。

“忍足侑士。”

他语气太重,其他人或抱着爆米花或吃着糖,统统用一副智商不够的表情看了过来。反倒是忍足这个当事人相当淡定的看了会迹部,然后微微倾身想听迹部有什么见解。

迹部伸出手迅速撸了一把忍足的头发,然后在忍足微呆滞的表情里,坏笑,“感觉不错。”

其他人:“……”我不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忍足也反应了过来,“景吾,偶尔你也要注意一下场合啊。”

所以人间还是有点儿温暖的。其他人欣慰点头。

迹部微微“哼”了一声。

忍足继续起身,附到迹部耳边,微笑,“我也很想跟你有点儿近距离接触,但毕竟他们还在这里。稍微顾及一下这几年的战友情谊,嗯?”

嗯?嗯你个大头鬼。我就摸一下你的头,用得着延伸这么多吗?迹部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好了,忍足先生,我命令你,现在,给本大爷滚一边去。”




02
等大家自觉碍眼都走的差不多了,迹部才伸手摸了摸忍足的鼻梁,“你不是说这副眼镜带着没有副作用吗?”

那副眼镜是研究所研究出来的一个没什么大用的作品。毕竟整理信息、地图定位、能量波动痕迹扫描什么的,他们的终端就能做到。虽然这副眼镜没有度数,但他们的行动都是经过长期训练的。戴一副眼镜反而会让他们的感觉有些微的失衡。不过之前侑士就带着眼镜,所以顺手戴过来说是帮忙测试一下这个作品的精确度。

忍足蹭过来亲迹部的脸,“没有。大概是有些困,对了,”他突然撤开距离,捧起来迹部的手,“你手这是怎么了?受伤了?”

迹部低头看了一眼,无语。“……就是蹭了一下。当年跟我打架,你划到我身上的伤口可比这个严重多了。”

“………都是我的错。”

幸亏这里医药箱离得近。忍足扯开一卷纱布,正要往迹部手上包。迹部提醒他,“包那么夸张,如果Yuki、 kaito看到会不会哭?”

忍足无言,幽幽的盯了迹部一会儿,“当年我就不该同意你去做什么精子双采样技术的。”他边消毒边说,“回家是不是还要陪他俩玩?我们有没有点儿私人空间了。”

当年迹部受伤在医院醒过来之后,突然在一天晚上对忍足说,“我们养两个孩子吧,像你的、像我的。”忍足以为他是突发奇想,敷衍的说,“我们这个职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殉职了,那孩子谁来养。”迹部点点头,“所以,希望哪怕有一天我们谁不在了,也能够活下去。有人陪,就不会寂寞了。”其实忍足一向不大能拒绝迹部的要求,那次也不例外。

知道那段时期至今还是忍足心里的阴影,迹部没有接话茬。



“这次任务怎么样?”忍足也自觉气氛凝滞,换了个话题。“能说吗?”

迹部点头,“这次这个任务是青学那边私下找我去的。”看着忍足秒瘫成空白的脸,他好笑的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后背,“跟手冢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次是不二找我的。他们不是负责保护研究跨越平行世界那群研究员的么?再加上你总是不喜欢研究所的这项实验。我就稍微注意了一下。前段时间不二说有件事情很诡异,那个研究所所长全家都失踪了,调查的时候,邻居说他们别墅每晚都闹鬼。”

忍足的注意力果然集中到了迹部说的话上。

迹部暗自松了口气,继续说,“直到这里,整件事情还不是很奇怪。问题在于,军部收到这份调查报告后,把案卷封存了。”

军部的作风跟他们隶属的安全大厦不太一样。如果说他们是联盟暗中的一把刀,所有暗中如情报、国家机密、暗杀、清扫等任务,但正因如此,他们做事有时候需要小心翼翼的掩盖痕迹,抹掉线索,有时候甚至得磨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解决掉。而军部那群人,做事干脆直接,凡事都讲究速度。这种遇到事情不去调查反而遮着掩着,简直是欲盖弥彰。

“我在他们家呆了三晚。”迹部很费解,“问题就在于,什么都没发生。唯一的动静就是窜出来的几只老鼠。”

忍足奇怪的皱了皱眉,“你是说不二周助找你去的?”

迹部没摸清他这句话什么意思,迟疑的点点头。

“你确定他对事情的真相一无所知?”忍足觉得那个从在学校时期就有天才之名的人不会仅仅因为军部封存档案就告诉迹部这件事的。依据不够充分,结论全靠猜测。以他们之前合作的经验,不二周助绝对是个非常缜密谨慎的人。不说别的,这样的人,会对着一个昔日的同学轻易说出属于他工作范围内的秘密?而且,那么恰好说给看起来没什么关系但对此一直很在意、有执行力的迹部景吾,概率又有多大?

他想到的迹部就算之前没想到,现在他提出来也不会想不到。迹部脚步顿了顿,“他不会叛国,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忍足酸溜溜的想,因为他是手冢相信的人吗?有家室的人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

到底有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是找手冢打了几次架,怎么就过不去了。迹部回过神,好笑的指着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的kaito,示意他出来转移一下他爸爸的注意力。

Kaito比了个ok的手势。

于是,一秒后,“侑士爸爸,景吾爸爸,你们终于回来啦。我好想你们哦。”

“欸,宝贝儿,慢点儿跑,别摔了。”侑士接住飞奔出来的kaito,“爸爸也想你。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姐姐呢?”

“一看我就问姐姐,侑士爸爸你偏心。”kaito扁嘴,扭身就要抱迹部的腿。

迹部一惊,还有他的戏份?

侑士赶紧抱起来kaito,低头亲他的小脸蛋,“没有没有。我当然很喜欢kaito,我只是担心你们两个人。是爸爸错了。原谅爸爸好不好?”

“emmmm……”

“原谅我吧。嗯?”

“好吧,那我原谅爸爸了。其实姐姐现在在睡觉。”

迹部看着小朋友从他眼前经过的时候给他得意的眨了眨眼睛。他也眨了眨眼。

忍足抱着kaito从他眼前经过的时候,颇为无奈的看了眼迹部。迹部给了他一个无辜的微笑。

————TBC————

我就是让你们知道,我真的一直在努力写脑洞。

但可能是因为脑洞太多,所有都只有开头 T^T

把开头丢出来让你们看好不好?😭

评论 ( 16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