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段子

那些大众常见的误解(×

⭐场合一:惧内

说侑士惧内,大家都相信。依忍足侑士对迹部景吾毫无底线的容忍程度以及毫无立场毫无原则的赞同和附和来看,这也是理所应当的结果。
但是,大家恐怕不会相信,迹部景吾也会惧内。
年末应酬多,酒会也多。以前迹部景吾大多夜不归宿。没办法,喝到半夜,头晕眼花,走都走不了,只有就地开个房间。
但今年开始就不太一样了。
迹部假借上洗手间为名,发短信给助理,“替我挡会儿酒,今晚加班工资四倍。”
助理眨着眼睛觉得自己大概是把酒精灌到脑子里了,这怎么可能呢对不对?本来为总裁挡酒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于是饭局快结束的时候,迹部还能头脑清醒的叫了一个代驾。身边多次合作过的老总拍他的肩,“诶呀,迹部,急着回家干嘛?就在这儿呆着吧。你经常住的那间房我已经给你开好了。所有需要,一应俱全。”
迹部默默想,一应俱全里面都包括了什么?算了,他还是不想了吧。他强行把思维拐了个弯,笑着应道,“出门前我家那位说要我早点回家,我怕他傻乎乎的非要等我。”当然,诸如,卧槽现在都12点多了,回家他不会生气吧之类的内心os是不可以说出来的。
最多只能不耐烦的说一句,“啧。这代驾怎么还不来?慢死了。”

⭐场合二:撒娇。

迹部景吾一直是个很自律的人。
这体现在了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上,比如,不嗜酒不抽烟,不去任何娱乐场所,今天的工作绝对不会拖到明天去做,每天定时定点早起跑步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例了。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
忍足刚打算起床简单的洗漱一下,做个早饭,睡衣下摆就被人从身后压住了。
嗯?他回头看了一下。迹部还是那个姿势躺着,唯一跟刚刚不同的就是胳膊下面压着他的睡衣。
忍足弯起眼睛躺回了原来的地方。
“景吾~”他戳一戳翻个身就能躺到自己怀里的人,兴致满满的问,“你这是在撒娇?”
迹部不吭声。
“那我走了。”他作势还要起床,迹部翻了个身侧躺过来,这回不止他的睡衣,他的胳膊也被压住了。
天呐!他怎么这么可爱!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忍足摸了摸鼻子,“你这是不想我起床?”
迹部终于睁开了眼睛。
“可是我要去做早饭啊。”
迹部终于出声了,“不饿。不想吃。”
“……”忍足低头看着迹部的眼睛,瞬间把那顿不知道在哪儿的饭抛到了九霄云外。吃什么吃,有什么能比一个在撒娇的迹部景吾更有吸引力吗?“感觉好久没跟你这么悠闲的躺在一起了。”说着,他点了点迹部的锁骨,“你说你怎么那么忙?”
“你想去旅游吗?”刚起床,他的声音还带着惺忪的睡意,听起来超级乖。
忍足那颗少女心被戳的稀巴烂,“只是想多跟你待在一起。”
“噗。”迹部靠在他怀里笑的止不住。
忍足有点儿窘迫,“喂,我说真的好不好。虽然……确实蛮好笑的。”想想自己刚刚说的话,肉麻的忍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也不要一直笑!给我留点儿面子好不好?”
给你留点儿面子?迹部挑挑眉。
忍足也原模原样挑挑眉,对,给我留点儿面子。
“行啊。”迹部景吾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然后伸手固定住忍足的脸,“侑士?”
“嗯?”
“生日快乐。”迹部笑着亲了过去。
他们好像还没有洗漱。在迹部亲过来的前一秒忍足脑子里滑过这个想法,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
生贺没写完,就发这个吧。
真是对不起侑士哥哥(要不,我还是以身相许吧(×
生日礼物要提前收,所以,预祝忍足侑士生日快乐!
希望你能得偿所愿,事事如意。

评论(17)
热度(93)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