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一场普通的交谈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忍迹两个人打一晚上电话的故事?时间背景新网王,内容就是他俩普通的聊个天。

#
忍足站在距离迹部不远处,决定欣赏一小会儿小伙伴的颜值再说。
迹部坐在网球场旁边的座位上,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随意的搭在前一排的椅背上,夕阳的余晖温柔的洒下来,衬得他侧脸英俊又静谧。
真遗憾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欣赏眼前的一切。

迹部正在对着空荡的网球场发呆,眼前突然递过来一瓶可乐。他顺着看过去,从兜里抽出一只手,“怎么没跟谦也在一起?”
“多新鲜呐,竟然问我为什么不跟四天宝寺的人在一起,而跟冰帝的人在一起。”忍足坐到他身边,打开了他那瓶可乐,喝了一口,“我记得我好像还是冰帝的人。”
迹部轻轻笑了笑,举着他的可乐喝了一口,没再说什么。

忍足无意识的捏着瓶子玩了一会儿,“桦地没说什么。”
“你见他说过什么?”迹部淡淡的说。
忍足没有吭声。
“本来对他来说在这里是个机会。接触更广阔的世界,更多的人,更高水平的网球。”
“我以为你挺介意他不听你的话。”忍足指的是桦地最近跟仁王走的很近这件事,虽然事实是仁王雅治cos成了迹部,但大家经常能看到迹部被无视他话的桦地气的暴跳如雷。
“嗯哼~”迹部笑了一声,“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幼稚吗?”
忍足心想,不,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明明比这更幼稚一百倍才符合你的人设。
“其实他能跟别人相处我很开心。我不介意替他决定所有的事情,也不担心他人生中只有我会过得不好,我能给他很好的人生。不过,你的话,也会觉得自己的人生由自己掌握更好吧。”迹部说着说着,表情带了点儿无奈的笑意。
忍足捏着那瓶没喝完的可乐转来转去,斟酌着用词,“也许他跟着你更开心。”
“真的吗?”迹部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扭头看过来,“在我几乎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关注他的情况下?”太忙了,他要关注的事情、解决的问题太多,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去关注桦地的情况。
这题太难,他能弃考吗?叹了口气,忍足脸上也带了无奈的笑意,“说到底,我们谁都不是他,无权替他决定替他思考。抽空跟他聊个天吧,这样最干脆。”
“说了跟没说一样。”迹部哼了一声,对忍足的提议倒是没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对着夕阳、空荡的网球场喝了会可乐,迹部无奈的跟非要跟他碰杯的忍足碰了碰,“可乐有什么好碰杯的。”
“说起来,我刚开始以为你来是想说今天我在网球场上的发挥的。”
忍足摊手,“我也以为你是在想网球的事情。”
这句话不知道戳了他哪个点,迹部顿时笑了起来。迹部一笑,忍足突然也觉得很好笑。
于是两个帅哥,夕阳之下,空旷的网球场旁,面对面笑成了傻逼。
迹部边笑边咳,“本大爷喝可乐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说话,你是想呛死我吗?”
忍足笑的没力气说话,摆手都摆的很艰难。

气氛变得连严肃都严肃不了了。
迹部一边叹气觉得这气氛太不和他的气质,一边非常顺利的说了出来他的宣言,“我不仅要带着这支队走到最后,第一,也一定是我的。”
“好,我会一直看着的。”看着你一步一步拿起你的荣耀,踏上那座最高峰,接受万众的顶礼膜拜,享受你该有的欢呼与掌声。
他答应的太过于轻巧和干脆,迹部微微怔了怔。
有什么好惊讶的,就跟当年一样嘛……忍足没说话,拍拍他的肩膀。跟当年一样啊。当年的少年剑指苍穹,意气风发的宣布,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冰帝进入全国大赛决赛,他的目标,可是冠军。他说,他们就信,这可是冰帝的人该有的觉悟和笃定。
“不过,景吾,”忍足突然想起自己本来想说的话,“虽然真男人从不回头看。但有时候你也可以怀念一下你刚开始打网球的时候。”他从不干涉迹部打网球的事情,当然就算干涉迹部也不会听。所以他已经做好在迹部反问时怎么回应了。
我知道你有必胜的觉悟和渴望,也相信即便不再是你追求的华丽的网球,你也能毫不迟疑的挥拍。但是没有了热爱这种感情,打球就变得太累了。那么多人总说不忘初心,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不妨随便听听呗。
谁知道迹部根本没有质疑他也没有疑惑,就那么保持着双手插兜的姿势,仰头望天,“我知道,放心吧。”
“唉,跟你聊天不知道是太没成就感还是太有成就感,你都没有问题想问我?”
迹部瞥了他一眼,“有”。在忍足非常期待的目光中,他坐直起身,一系列动作做完后,才低头看他,“你怎么总能找到我在哪儿?”
忍足思忖了片刻,起身跟上迹部,声音含笑,“大概是因为我比较聪明?”
“呵呵。”
“啊喂!呵呵是什么意思?”

————END————

他俩不是喜欢聊天嘛……
那这种情况肯定会有的吧。
在打球累了、心情不好或是饭后溜达的时候,聊聊天,有时候跟网球有关,有时候没关。有时候严肃,有时候搞笑。尤其是跟冰帝有关的事情,更会被经常提到的吧。
毕竟是冰帝的两位大家长嘛(×
私设过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在评论里指正。

评论 ( 11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