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超开心,但是都是坑,只翻出来一个很早很早前写的一段开头。
————
大概是……终于碰到对手的感觉?感受着体内突然沸腾起来的血液,忍足慢吞吞的在对方的眼神下露出了一个笑脸。“你好,忍足侑士。”
迹部偏了偏头,似笑非笑的握了握他的手,“迹部景吾。”

惠里奈边挂自己的包边好奇的看着餐桌边的忍足,“新学校很好玩?”难得见他心情这么好。
忍足支着下巴想了想,点头,“今天认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这样看来,让弟弟转学过来还挺好。惠里奈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忍足说哪个人有意思了。开家长会时他的老师跟她沟通过,他几乎不怎么理别人,所以也没有朋友。感觉好像“他根本没把你放在跟他一个等级的世界里”。不是说他目中无人,就像,一个大人根本不会想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交朋友。之后她跟父母交流了很久。
她知道父母很忙,很少能够照顾到他。那么,不如让她来照顾。反正大学事情不多,她有时间。

课间,大家挤成一团去看成绩。只有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无所事事的坐在教室,不动如钟的翻着各自眼前的书。
“侑士,侑士,”忍足那个活泼的过分的后桌趴到他的桌子前,语气兴奋的过了头,“你真厉害啊。”
忍足用余光看到了迹部瞥过来的眼神。他笑着问眼前这个少年,“怎么了?”
“你是第二。年级第二。”向日说着,给他树了根拇指。“没想到你成绩这么好诶。这时候转学成绩都没受影响。”
“……”忍足按着书页的手不动了。顿了两秒,惊奇道,“第二?”
那个男孩子以为他是开心,笑着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第一是……他静静听了会,果然是他想的那个人。迹部景吾……他玩味的念了遍这个名字,果然没看错。
他一向以为自己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的人,但是,他琢磨了琢磨自己的心情,这个学校,真的是太……有意思了。他现在真的非常开心。


“侑士,”向日在忍足后面戳了戳他的背,“这道题怎么解啊?”
“我看一下。”忍足扫了眼题目,在草稿上简单勾画了几笔,“这里是这样的。然后,这里带这个公式。嗯,接着……”
向日按着忍足的思路算了一遍,表情忽而沮丧,“为什么你网球打的好,课也能学好。课下时间根本不够写题。”
忍足拍了拍他的头,“迹部也很厉害啊。”
“……迹部的话,”向日皱眉想了半天,“不一样。他当然很厉害。”他一脸茫然,好像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忍足诧异的挑了挑眉,扭头看了眼迹部。
迹部感觉非常敏锐,几乎是下一秒,他就顿住笔尖,侧脸看了过来。
忍足没有移开目光,自然的冲他笑了笑。在迹部疑问的眼神中镇定的扭过了头。“他确实不一样。”


忍足有一搭没一搭的边挥球拍边想晚上吃点儿什么比较好。
“不喜欢打网球?”
他迅速把思绪拉回来,看到拎着球拍站在他身边的人。部长大人啊……他笑了笑,“没。球拍线有点儿松,我在想什么时候去维修一下。”
迹部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弯腰捡起了一颗球,“那就现在吧。给你放个假,”说着,迹部瞄了瞄,挥拍。球砸到了慈郎的脚边,“芥川慈郎,时间到了,快给本大爷起来。”
忍足默不作声的看了眼表情认真的迹部,琢磨了一下他是不是开玩笑。
“以免耽误后几天的训练。”迹部犹豫着开口,“我想让你跟向日打双打。”
“……双打?”忍足诧异了一瞬,然后点头,“你定就行,我都可以。”
看着对方的背影,迹部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儿不好办。其实他想讲的是,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虽然他确实打的很好,但是……他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他对网球的热爱。像他第一天说的那样,我只是为了跟我弟弟打才练的,这样也可以加入网球部吗?
向日的话,他扫了眼网球场,想了想教室里他俩的相处,他俩看起来还算挺熟。就他了。
“景吾,他为什么可以放假,我也要请假。”慈郎打着哈欠站到他身边,“你偏心。”
“你什么时候能打过他,本大爷就给你放假。”虽然思考着事情,但这并不妨碍迹部迅速镇压反动势力,“再说,我偏心也是偏心你!睡够了就过来训练。”


“景吾。”不二挥了挥手,冲人流中的迹部打招呼。
迹部回头扫了一圈,疑惑,“刚刚有人叫我?”
“那儿。”忍足把书包带往上提了提,伸手替他指了指,“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先别急着走。”迹部拽住他的手腕,“给你介绍一下他。青学网球队的,你可能会感兴趣。”挑了挑眉,迹部回头笑了笑,“著名的天才。”
“每次我都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不二挤过来,笑意满满的伸出手,“不二周助,青学的。算是景吾的竹马?”
忍足蹙了蹙眉,伸出手,“忍足侑士。迹部的同学。”
“他可是我们冰帝的天才。”迹部拍拍忍足的肩,语调极为自然的吐槽,“以后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脑洞或者话不要再来找本大爷聊。陪你聊完还要被你指责不理解你。天才之间的脑回路应该才是相似的吧?”
忍足微微尴尬,“别开玩笑,我不是什么天才。”
“景吾说你是的话那你肯定是了。”不二诧异的摸了摸下巴,看着迹部的眼神满是促狭。前两天刚刚提起,今天就一起回家了?关系进展还蛮快的嘛。
懒得理会他什么意思,迹部走到一边给自家司机打电话。
不二把书包提了提,“不用不好意思的。景吾虽然比较直接,但他可是很少夸人的。”看了眼忍足不怎么自然的表情,他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你跟他不熟?”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是很扭捏的人。“我们在一起打网球的。只不过我刚刚转学过来没多久。”
“哦。”不二恍然,他这个竹马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强势,也就是说,“他确实喜欢忽略别人的意见。”
看着迹部眉目张扬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什么,忍足本想撇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一直怀疑他根本活在自己的世界。”
“对吧!”终于看到有人跟自己一样吐槽小伙伴,不二兴致勃勃,“他一直吐槽我的脑回路有问题,明明他的脑回路才难以理解。我研究了好久都没明白他怎么想的。”
其实也不是很难懂。忍足想,看着酷炫狂霸吊炸天,其实是个烂好人。千方百计让自己来参加数学竞赛,原来是想给他介绍朋友。难道他的不合群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你们在说我什么呢?”打完电话的迹部狐疑的看着不二,再看了看忍足。
“哪有?”不二从他手里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我们只不过是对了对答案。对吧,忍足?”看着迹部一副质问的样子看向忍足,不二急忙把话题扯开,“去哪儿吃饭?”
“附近的一家餐厅。对了,忍足,你喜欢西餐还是传统料理?没有都行这个选项。”
忍足无言,“好吧,我投传统料理一票。”
“……”迹部拉开车门,语气里满是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你能跟不二周助的脑回路搭到一起。”

评论 ( 16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