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宠物情缘

01

迹部景吾高深莫测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家蠢狗在跟一个陌生男人玩的都快忘了他这个主人。

心里很微妙。

虽然他家狗一向很乖,但毕竟是一只德牧,万一吓到别人就不好了。更何况他跑步太专注,一时间都没注意到法兰西斯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所以他这才急急忙忙回来找它。谁知道它这么悠闲?

他闭了闭眼,把情绪缓了缓,吹了个口哨,就见法兰西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嗯,还算乖。

 

都说德牧“七分靠品种,三分靠喂养”。这条狗这么好看,主人想必也是好好照顾它了的,应该不会轻易冲狗狗发脾气。但是万一呢?他看了看迹部阴晴不定的脸色,决定替这只跟着主人跑着跑着中途突然缠着路人玩的狗求求情。

“我是宠物医生,”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也许身上带着它喜欢的狗粮的味道。”

 

迹部嘴角抽了抽,不动声色的瞥了法兰西斯一眼,饿到你了吗?路上随便碰个人就走不动了。以前的高冷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他是偷狗的。

腹诽这么多,他还没有忘记对方刚刚跟他说过话。他也听的出来对方大概是怕他冲这只蠢狗生气,顺便给他搭的台阶。“没吓到你就好。他以前不这样的,可能是因为特别喜欢你。”

 

忍足微微笑着看了眼那只德牧,冲迹部礼貌性的点头,没有继续搭话。

这正好对迹部的心意。他本来出来就是为了跑步减压的,尤其是今天这种在公司受了气的情况。并不那么想说话。

 

 

 

02

所以迹部擦着汗进电梯的时候,一时间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看着刚刚跑步时碰到的男人,不知道该不该说点什么。

忍足倒是神情非常自然,“几楼?”

“25楼。”

迹部看着自家蠢狗热情的反应,有点说不出的奇怪。他家狗以前对陌生人没有这么热切过啊,难道因为是宠物医生,所以比较特别?

“刚刚搬来的吗?以前都没见过你。”

“嗯,刚搬过来还没有一周。”对方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塑料袋,大概是刚刚从超市回来。万一他家狗把人家塑料袋抓破就不好了。他“啧”了一声,“法兰西斯,安静点儿。”

“他叫法兰西斯?”忍足饶有兴致的看着果然乖乖不动的狗,有些心痒,“我能摸摸他吗?”

迹部点头,“他很喜欢你。”

听见他又一次这么说,忍足笑了,“可能是先天优势?不然给那些宠物看病的时候它们又叫又闹的,我也不好办啊。”

 

“我到了,先走了。”

电梯门关上后,迹部看了眼楼层,21楼?也不算离得太远。

他拍拍自家狗的头,“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法兰西斯当然不会说话,看迹部跟他说话,就歪头在迹部腿上蹭了蹭。

“别撒娇。”迹部笑着摸了摸它的头。

 

关了门之后,忍足刚刚打开灯,兜里的手机突如其来的响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对这通电话的内容有了初步猜测。“妈,还没睡呢?”

“别来这套,”他妈妈的声音气势逼人,一听就没有睡意,“不是说好今天下班去相亲的吗?刚刚你大姨跟我说你没去。”

忍足无奈,“我今天加班,这不刚刚回到家里。我告诉过那位渡边小姐了。”他边说话边换拖鞋,把刚刚买的东西放进冰箱。“不是我说,妈,我才26,还年轻好不好?你为什么要这么急切呢?你儿子我,有房有车,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找不到对象?”

忍足妈妈沉默。

忍足一听就知道有戏。他真的好奇很久了,他妈妈催婚就算不分年龄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开始吧。要知道他自觉自己还算可以。“有什么不能跟儿子说的?嗯?”他低声哄他妈妈,“告诉我,您到底在担忧我什么?”

 

 

 

03

难得周末不加班,忍足睡了个够之后都已经十点了。看了个电影,吃了顿饭后,又打扫了一遍房子。

本来不想去健身房,但想到那晚碰到的男人,想想人家的身材,他颇有居安思危觉悟的思索片刻,还是去一趟吧。

人真是经不起念叨的生物。刚刚还在想对方,转眼就碰到了真人。不过这画风差距有点儿大。上一次一身宽松的运动衣,这次穿着很严谨,西装革履,就连表情都严肃的一丝不苟。

他犹豫了一秒要不要打招呼,结果那个人看到是他,竟然主动打了招呼。

不过由于不知道名字,招呼打的有些奇怪。忍足笑着点头,“叫我忍足就好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迹部,“你这是……要加班?”

迹部应了一声,“公司里临时出了点儿状况。”

他俩前后脚从楼里出去,迹部挥了挥手,“刚刚忘了说,叫我迹部就行。”

 

 

项目出了状况,大家都有些紧张。毕竟就算大多数人都觉得迹部景吾能坐在这个位置上都是因为他的父亲,但他身边的人清清楚楚的了解他的手段。

所以看到迹部表情竟然还称得上淡定,他身边的秘书小姐在放松下来的同时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迹部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敲了敲桌面提醒对方回神,他就没事人似得继续打电话。

本来看在都是他跟父亲一起走下来的朋友就算他们对他颇有微词也无伤大雅。但既然他们非要摆出一副不接受不否认不负责的“三不态度”逼他妥协就别怪他。

虽然说他爸爸离开之前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他全权负责,但就算回来他爸爸也不会查到问题的,毕竟他什么都没干,只不过顺着他们的意思多走了一步。他准备的补救方案,完全可以把损失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迹部微微抬了抬眉梢,在唇边浮现了一个非常嘲讽的笑容。比起让他们滚蛋,这点儿损失可根本算不上什么。

 

 

 

04

一栋楼里能碰到面的机会太多了。

有时候迹部下班的时候碰到忍足汲拉着一双拖鞋出门扔垃圾;有时候忍足下班的时候碰到迹部刚刚跑步回来;甚至有时候两个人早上去上班,也能碰到。

就这么着,两个人迅速的熟络了起来。

 

迹部看着忍足一脸丧气的戳着碗里的意面,忍无可忍的开口了,“你对我请的这顿饭有意见吗?”

这次他俩难得都没有加班,正好在门口碰到了。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出来一起吃顿饭。至于法兰西斯,迹部曰:“回去再喂他就行了,反正它对我加班这件事已经习惯了。”

“当然有了。”忍足支着下巴,冲迹部颇为不正经挑了挑眉,“我还以为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预期这么高,难免有落差嘛。”

“瞎扯。”迹部笑着跟忍足碰了碰杯,“本大爷家里的饭都是钟点工做的。不过就我看来,吃到你做的饭倒是很有可能。”

忍足很是从善如流,“行啊,什么时候去我家我给你做。”

 

 

“所以你去跑步是为了减压?”话题聊到加班,忍足突然若有所思的问了迹部这个问题。

迹部从眼风里扫了他一眼,“怎么?”

忍足表情更为犹豫,“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呵呵。迹部干脆利落的回绝他,“憋着。”

“诶呀,不要这么绝情。”忍足揽住迹部的肩膀,很好奇,“那你每天都去跑步,岂不是每天压力都很大。”

“……”迹部无言的看他一眼,“你认真的?”

“噗。”忍足笑,“我懂了,就跟我去健身房一样。”

健身房?在家里摆满了一整套健身器材的迹部景吾费解,刚刚还说去健身房好累好麻烦为什么不在家里?然后他就直接问了。

“不行,一整套下来太丑了,影响家里的整体美观。我顶多接受在家里搁个跑步机。”

忍足拒绝的理由让迹部有点儿想笑。“那行吧,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起去跑步。哦对了,还可以一起打网球。”

他竟然也打网球,这也太巧了吧。忍足且喜且惊,“你怎么知道我也会打网球?”

迹部点了点泪痣,语气悠悠,“本大爷什么不知道。”

忍足一脸怀疑,片刻,看着电梯快到了,这才点头,“行吧,到时候我会适当放点水的。”

哟~胆子够大。迹部表情不变的冲他挥挥手,很久没碰到过敢在他面前这么大放厥词的人了。不教教他怎么做人他都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

什么?你问“老”在哪儿?大一天也是大,更何况不止一天了。

当然之后一场热身友谊赛被两个人硬生生打出晋级挑战赛的感觉还是蛮好的。

这都是后话了。

 

 

 

05

“天气这么糟,你要来也不早点儿告诉我。”忍足在车里找了半天没找到毛巾,最终把纸巾外套全部递给了他姐。“刚刚你还说要回去,怎么?我这里不让你住是吧?”

惠里奈表情很尴尬,“我以为你不想看见我了。”

“打住打住,”忍足调高了空调温度,“我说姐,你是不是刚刚在机场等我的时候临时补了几部狗血偶像剧。咱俩这关系不适合吧?还是你这次来就为了告诉我咱俩没血缘关系?”

“啧,你这孩子……”忍足惠里奈抡着外套就打了他一下,“贫死你行吗?”

忍足笑着对着后视镜顺头发,“那不成啊,我得哄我姐开心。”

惠里奈本来要说开车就专心,别一直照个破镜子还照个没完。然而忍足这么一说,她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她弟弟,血脉至亲的弟弟,无论发生什么都会陪她的人。

“我以为我能替你提前做好妈妈那儿的工作,这样你以后就不用……”她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没想到妈妈会一直催婚。对不起啊。”

忍足停好车,熄了火,把一直被她抱在怀里的外套给她扣好,这才稀松平常的笑着搭话,“多大点儿事啊,我还以为你是想你弟我才过来的呢。”

他的语气太温柔,太写意,惠里奈一时间没忍住眼泪。幸好忍足正好去帮她提行李箱没看到。她伸手擦了眼泪,怎么办啊?他弟弟这么好,凭什么不能好好的过。

侑士有什么心事习惯搁在心里,从小就是。明明约定过不管他们彼此之间说什么都不会告诉别人,侑士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了,她却自作主张把这件事一点点透露给了妈妈。自以为这样是对侑士好的,然后就替他做选择,跟爸爸妈妈有什么区别?

“姐,”忍足打开灯,放好箱子,给惠里奈倒了杯热水,“我已经长大了。”

“不是那个需要你天天担心我孤僻内向找不到朋友玩的时候了。”

“所以我当然懂你为什么这么做。”所幸他姐过来的晚,他已经足够冷静,不去说什么伤人的话出来。要是他姐那天就过来,他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

“我觉得你的工作确实做的很好。不然,得知我喜欢男人的第一时间,爸妈就应该抄起棍子打折我的腿,而不是问我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惠里奈抬眼,“妈妈真的没骂你?”

忍足摊手,“我骗过你吗?”

“那你有没有男朋友?”

“……”他姐这招够高,可惜,“我是真的真的没有男朋友。骗你干嘛?你看我家,像有第二个人住的痕迹吗?”

 

 

要不然怎么能说是天意弄人呢?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下两秒,门铃就按响了。

“???”对着他姐兴致勃勃的眼神,忍足一头雾水,除了他那几个朋友没谁知道他在这儿住吧。可是,他们基本不会大晚上来找他啊。

“迹部?”是了,迹部景吾当然知道。一层一户的房子,根本没有找不到的可能性。不过,“发生什么事了?”就算他们现在一起吃过宵夜,一起跑过步,一起遛过狗,一起打过网球,迹部还没来过他家呢。迹部头发有点儿湿,看起来像是冒雨赶回来的。他不会这种天气还去遛法兰西斯了吧?

迹部不是能够开得了口请别人帮忙的人,尤其这个人跟他并没有多少私交。但既然都到这一步了,就干脆点儿吧。他退后了一步,“你现在有事吗?”

“……呃……”忍足刚刚问完话就注意到了迹部怀里那只湿漉漉的小狗,他转身看了看,身后惠里奈努力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喝着水。这场景有点儿奇怪,忍足让开路,“你先进来再说。”

“直接进就行。”

 

 

 

06

他姐站在沙发前眼睛亮的让他有些头疼。

迹部显然没料到会有别人,还是个女人,怀里抱着只狗有点儿尴尬。

“你好,我是他姐,忍足惠里奈。”惠里奈澄清自己的身份比忍足都快。而这显然让忍足更无语。

“我是迹部景吾,他的邻居。”

忍足没有让迹部离开那只小狗太远,既然它让迹部抱回来,那就证明它目前为止是信任迹部的,万一一个环境里没有它熟悉的存在,它可能会害怕。

惠里奈蹲下来问忍足,“这只小狗多大了?”

“大概30天左右吧,姐,你现在去你左边那屋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些羊奶粉,哦,再顺便把那条特别丑的毛毯拿过来,对,就你买的上面全是小碎花那条。”说完,他抬头问迹部,“从哪儿抱这么小一条狗回来?”

“捡的。今天不是下雨么,它妈妈大概是被谁不小心碾死了,它守在旁边不动,我没看清差点碾到它。本来不想管,但它实在太小了,会不会死?我没养过这么小的狗。”

“嗯?法兰西斯不是你从小养大的吗?”忍足小心的帮那只狗擦干净身上的雨水,这么小的狗不能洗澡,万一生病就麻烦了。

迹部耸耸肩,“家里有管家、保姆帮忙,具体做事轮不到我,我只是陪它玩而已。”

保姆可以理解,管家?emmmmm……惠里奈瞥了一眼自家弟弟,难道他这是傍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诶,不对。为什么是傍?她是不是说错了?

等忍足小心的把它喂饱,又给它用毯子裹好,才放松的站起来,“要不要先把它放我这里等明天我把它检查一下再给你带回来?”

迹部不知道跑神在想什么,忍足问他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忍足有些奇怪,他这是累了?

迹部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明天再说吧。”

看他这样,忍足也没再说别的,只是关门的时候加了一句,“回去喝点儿感冒冲剂吧。”

 

 

 

迹部拒绝了惠里奈一起吃饭的建议,有些头疼的想,好像,要大事不妙了。忍足侑士这个人啊……

他这么感慨了个开头,又有些词穷,后面接什么比较好。

“你身上沾到水我还得再给你洗澡,”他用力把想往他怀里钻的法兰西斯推开,然后想起来,“我身上的水已经在他家干的差不多了。”

他姐姐很热情,热水,毛巾,他根本没来得及拒绝,比忍足侑士还要热情。

“所以宝贝儿,”他心不在焉的摸着法兰西斯,“为什么第一眼见他就那么喜欢他?”

 

 

 

 

07

“我们真的只是朋友。就连电话号码,都是昨晚在你眼皮子底下交换的!”忍足有气无力的扒拉着头发,他发誓,这段话从昨晚到现在他强调过不止一遍了。

惠里奈刚想说话,瞥见忍足不安分的手,顿时一筷子敲过去,“快去洗漱。要迟到了!”

苦哈哈洗漱完的忍足咬着面包,“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看我的,没想到是因为公事才来的。”

知道忍足没因为那件事跟她生气,惠里奈就恢复了原态,懒得在这种事情上多费口舌,示意他快点吃完,“吃完去送我。”

这可是亲姐,忍足能说什么,当然是选择逆来顺受啊。

 

 

 

看完一只不知道吃什么吃中毒了的金毛,他才有时间看自己的手机。

是迹部的短信。

“???”迹部发的时候是六点半,但现在已经七点了。就算加上堵车,迹部不认路,这种种因素,他也快到了啊。忍足有些焦虑的往外看了一眼,他这队伍还长着呢,怎么办?

就这么想着,他突然瞥到了把那对夫妻和那只金毛送走悠悠闲闲从他门口经过准备下班的向日。“岳人,来来来。”他冲向日勾手指。

向日一脸怀疑的扒住门框,“你想干嘛?”

“帮我去接个人。”

接个人?向日眨巴眨巴眼,恍悟,是他女朋友要来了吧。这一脸焦虑又担忧的。啧,说起来,会捡流浪狗回家,这女朋友人超级善良超级好的吧。

“快去快去。”忍足手快把向日的外貌特征发给了迹部,提醒他注意观察。

 

 

 

至此,两个人在这方面从根本上就产生了错误性的认识。

所以岳人满脸懵逼的领着迹部走过来的时候,忍足一眼望过去要笑死。岳人一向有点儿小动物似的敏感,迹部平常的存在感就非常有压迫感,更别提他此刻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身强烈而锋锐的侵略感简直了。

但遗憾的是,他现在还不能摆脱迹部。忍足有些幸灾乐祸的想,“岳人,我今早上带过来的那只小狗你还记得吧?带主人去看看吧。”

“……”向日岳人本来想拒绝,但在前方忍足侑士饶有兴味的眼神和身后面无表情的迹部景吾的前后夹击下,他屈辱的选择了忍气吞声。“跟我来吧。”

本来也是自己的错。怎么能当着他的面直白的问“你是侑士的男朋友”这么失礼的问题。

不过侑士也有错。谁让他一大早跟他们讨论这只狗该叫什么,哪有普通朋友一起养宠物的?他当然会误解了。

 

 

 

 

08

两个人一前一后把车在停车场停好。

迹部抱着那条小狗,突然悠悠开口,“你那个小朋友误以为我是你男朋友,”他没有盯着忍足看,语气也很稀松平常,“看来以前带你喜欢的人去过。对这种上班期间公然摸鱼的行为,你们老板就没什么意见?脾气真好。”

忍足有些诧异。向日完全是误打误撞,他并没那个喜好把自己的取向宣扬的世人皆知。不过……

他打量了迹部景吾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他姐给了他新思路,他突然想象了一下他以前不会想象的场景。那感觉,似乎还不错?

“很遗憾,你大概是没机会知道我们老板的脾气怎么样了。本人26年的大好年华,全部奉献给了社会。”

迹部不是很惊讶于他的反应,他惊讶的是,对方还在若有若无的透露信息。嗯……是他想的那样吗?迹部自问有过一两段短促的情史,但是皆以失败告终,对目前这种情况有没有参考价值?

他还在思考,忍足已经踏进了电梯,人不算很多,正常。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这么晚了,要不来我家吧?我姐应该做好饭了。”忍足倒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顺便教一下他怎么养小奶狗,再说他姐还在家,他就算有什么意思也什么都不能做啊。

迹部拒绝的很快。

虽然很礼貌,但还是很快。忍足微微抬了抬眉毛,没有继续说下去。看来刚刚对方虽然语气平淡,但内心还是很有波澜的。这也正常,不然他还要以为这是同道中人了。

还是不说好了。又不是不知道他在哪儿住,大不了直接上门交接。你来我家一趟,我去你家门口逛一圈。你来我往,才能相处的长久啊。

 

 

 

看着他拿着一堆有的没的出门,惠里奈表情虽然带着点儿促狭,但她快忙死了,也没空深究。忍足倒是有想万一对方又出去遛狗家里没人的情况。

所以法兰西斯亲切的冲他叫了一声的时候,忍足心情还是挺好的。“还记得我啊?法兰西斯。”他抱着一堆进屋,斟酌了半天,放到了地毯上。

迹部有些奇怪的把同样感兴趣的法兰西斯推开,翻了翻,问,“这都是什么?”

“一些小狗玩的玩具,还有羊奶粉啊,奶瓶啊之类的。”忍足环顾一圈,“小狗呢?”

提起这个,迹部有些为难的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嗯……我带你去看看吧。”

迹部大手笔腾出一间屋子让法兰西斯住。但小奶狗缩成一团蜷在角落,看着很是凄惨。

“法兰西斯不喜欢他?”

迹部为难,“他恐怕也有点儿害怕法兰西斯。”

 

 

迹部把溜进去咬玩具玩的法兰西斯拽住,“我刚刚就在教训他,不过看起来没用。”

忍足蹲下来盯了会儿小奶狗,转头问迹部,“你准备给他起个什么名字?”

名字?迹部挑了挑眉,“Peter。”

忍足纠结,迹部的起名风格有点儿……算了,他用这个名字叫了叫小狗,小狗无动于衷的看着他。

……

他有些憋屈的看迹部。

迹部忍俊不禁,放开法兰西斯让他随便去玩,然后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peter?”

小狗睁开眼看了一眼,迈开小短腿朝迹部跑了过去。

忍足:……

他作为宠物医生的尊严还能不能要了?

 

 

“你是说法兰西斯能够意识到这是他的玩伴,就不会欺负他了?”

“不一定,但差不多。”忍足一步一步教完迹部怎么喂小奶狗,怎么为他铲屎,洗澡的时候要注意什么,peter对他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会舔着他的手指呜呜的叫了。

迹部心下担忧。依刚刚peter对忍足爱答不理的样子,他怕peter会突然暴走咬忍足一口。

不过没等peter咬过来,忍足说完这些就起身准备走人了,“有事可以来找我,我现在得回去了。我姐还在家呢。”

其实他姐在家不在家有什么关系?反正惠里奈又不需要他照顾,也不需要跟他说晚安才能睡。

迹部没说什么。

等他把忍足送走,他用手指戳了戳怀里的小狗,在医院做了检查,打了疫苗,还洗的香喷喷的,真的是很可爱了。“宝贝儿,你要记住,不能咬人。”

可能是听到熟悉的称呼,法兰西斯在他身后拱了拱他,那意思,我没有咬人。

迹部揉了揉失宠的法兰西斯,随后又有些困惑,“我早给你讲过,这是你的小伙伴。我经常不在家,有他陪你玩不好吗?”这大概是独生子女永远天真又美好的幻想。

法兰西斯仇视的盯着peter,哪里好,就像现在,他可以被你抱,你自己扪心想想,你都多久没抱过我了!

当然,这种心态,大概也是所有哥哥姐姐们看到自家神蠢非常熊的弟弟妹妹时内心的真实写照,有个词可以完美的描述,“争宠。”

所以说啊,禽兽和人什么的,不用分太清。

 

 

 

09

这之后两个人也没再怎么深入联系过。

于是惠里奈离开的时候还在困惑,“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奇怪?”

“不奇怪,”忍足不知道他姐怎么就硬认准了他喜欢迹部景吾,他只是对他有好感,程度大概比我对你感兴趣高一点儿,离非你不可差很远。

听完他的解释,惠里奈表情更纠结了,“我听着……怎么感觉你这么渣呢?”

忍足失笑,“姐,你这情商……你跟姐夫到底是怎么样在一起的?”以单纯的审美来看,他对迹部景吾有好感是正常的。以后来的相处来说,他喜欢迹部景吾也是正常的。他很久没碰到这么跟他合拍的人了。可是,这种事情,不是自己说合适不合适就能决定的。

不提迹部景吾性取向的问题,单说自己符不符合对方审美,对方喜不喜欢自己性格,这才是关键。他不觉得迹部景吾会喜欢自己这么无趣的人。

依他的观察,迹部景吾这个人大概居高位久了或是一路顺风顺水,那种理所当然的强势被他贯彻到了每一个角落。之前大概是不熟,他在迹部景吾那里跟其他路人甲乙丙丁差不多,顶多是见的次数比较多的邻居。因为peter,他才隐隐窥见对方另一面,不容置喙,雷厉风行。不过他也理解,成功人士嘛,大多都有些控制欲。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么强势的人一点进一步的试探都没有,大多就意味着对方并没有这么想过。

当然这些就不用讲给他姐听了,归结为一句话,“操这么多心干什么?”

惠里奈面无表情的说,“不管是男是女,只要你的取向还是人类,26年总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吧?但你不,清心寡欲活的跟个性冷淡差不多。我真怕你回头跟我说,你是天底下那1%的无性恋。那时候就不是我跟爸妈做一下思想工作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

“你说,我能不急吗?”

“………”忍足对自家姐姐能如此深谋远虑给跪了,“不,其实我能解释的。”洁身自好也是错么?

 

 

“我以为你只是单纯的看不上别人。”听完忍足绘声绘色专注卖惨的段子,当然是掐头去尾省略故事情节的,岳人单纯无辜脸吃着一捧坚果,浑然不觉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忍足本来期盼有人能反驳一下,为他正名。谁知道环顾整张桌子,一片令他窒息的寂静。他忍不住为自己叫屈,“我哪有?你们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

一片质疑的眼神。

忍足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但他还是坚强的自己把刀拔了出来,“我要是看不上别人就不会跟你们做朋友了。”

凤作为一个心底善良的乖孩子,哪怕被人这么狠嘲了一句,也不忍心让前辈再尴尬下去。于是将岳人的话修辞润色了一番,“其实,向日前辈的意思是你眼光高。”

???眼光高听起来也没好多少吧?忍足强颜欢笑,给凤夹了一筷子菜,“ok,好的,我知道了。”

日吉表示完全不ok,“突然说起这个,你这是有女神求而不得了?”

“没。”忍足淡定摇头,那可不是女神。

 

 

 

10

其实他俩最近不怎么联系的主要原因是迹部最近碰到的问题有点儿棘手,必要的时候他大概还得出差一趟。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飞来飞去,这对于迹部来说约等于日常。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两只狗怎么办?法兰西斯还好,但是peter还小,经常没人陪,它得忧郁症怎么办?以前他都是扔回家让妈妈照顾。但是现在别说他父母都去了巴黎玩,就算没去,他也不确定自己妈妈有没有那个耐心养一只小狗?太麻烦了。至于阿和,不能仗着对方一直在自家干活就这么欺负人。她只能每天按时按点打扫卫生,整理房间,做好饭。加工资也不能强行让对方把每天耗在两只狗身上。

思前想后,他终于还是决定把狗托付给对它们来说最适合的人。

忍足穿着很色泽很柔和的睡衣,大概是开门开的急,手里还拿着水壶。迹部突然给自己不久前夭折的一句话找到了后半段。

忍足侑士这个人啊,就像半夜回家时你看到的那盏灯。不单是温柔,是沉静。他看着站在阳台上指着一株昙花跟他絮絮叨叨的忍足,用整个灵魂去拥抱这个世界。操蛋的地方就指责,不想负责任就不要轻易去养宠物啊,鸡鸭鱼不够吃还非得吃狗肉?是不是过段时间还要尝尝人肉什么味?接着又叹口气说幸好现在大家在这方面的意识越来越高了,前段时间看到网上有个喜欢杀猫的傻逼被举报了,有个姑娘耽误了大半天和她朋友把一只困在玻璃墙里面的猫咪救了出来。美好的地方会心一笑去点个赞。

这还只是他目前接触到的地方。

花花草草猫猫狗狗,大部分人小时候都会喜欢的,想法同忍足大同小异。可是一旦长大,经历过风霜坎坷,看过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也就懒得去调动心里这点儿少年意气,自顾尚且不暇,哪有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其他。

阳台并不是很亮,但是迹部看过去的时候还是微微眯了眯眼。这个人,有一个相当强大的灵魂。

“不能亲眼看昙花开,真可惜。”忍足有些惋惜的冲迹部摇摇头,“我会记得多拍几张照片出来的,不过肯定没有真的看着惊心动魄。”

迹部想了想,“我有架高速摄影机,要用吗?”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明明是去21楼托付两只狗的,却又巴巴回到了25楼的原因。

“那我就先拿回去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迹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秘书给他报的行程表,“明天下午。”他看了看滚做一团的两只狗,“明天早上你就把它俩领走吧。再确认一遍,你们院长脾气真的这么好?”

忍足挑了挑眉,随后失笑,“是的没错。我们那里有很多收留的流浪狗流浪猫什么的,把它们带到那里,既有专人照顾,又有伙伴陪玩,你放心吧。”

 

 

 

 

11

刚睡醒,迹部就检查了一下手机。

他在美国的这两周,每天早上,也就是忍足那里的晚上,都会收到他发过来的照片。有时候是法兰西斯和peter在外面散步,有时候是在宠物医院和其他狗一起玩的照片。

今天是他和两只狗的合照。应该是在医院别人给照的,暖融融的阳光,两只狗被他摸的眯着眼睛都要睡着了,他抬头看着镜头,一只手挡在额际。他脑补了一下这个场景发生的过程,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软的线团,柔柔软软的,但是偶尔有两根线挠到心脏,痒痒的。

他捏了捏鼻梁,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幸好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仅仅两周而已,他居然开始想回家了。真的太堕落了。

不过急一点儿也正常,他回去还有要紧事做。这件事不能耽搁,也不能出错。

结果来的晚点儿没关系,只要确定人是他的就行。

 

————END————

 

脑补这么一个小剧场:

迹部叫,“宝贝儿,出来吃饭。”

于是他面前出现了两只狗和一个男人。

私底下一直被叫做“宝贝儿”的法兰西斯莫名其妙看其他俩,你们什么情况?叫你们了么?

被迹部不是“宝贝”就是“甜心”叫的peter用同款脸看忍足,法兰西斯说得是啊,叫你了么?你凑什么热闹?

忍足侑士:……

我恨。

迹部景吾同样无语,那你想让我怎么叫你?Honey?Sweetie?Sweetheart?

Emmmm……忍足想象了一下迹部这么叫他的场景,浑身一抖,垂头丧气,算了算了,你还是叫我侑士好了。

于是某些特殊场合,迹部景吾兴致来了,拖长声音叫了一声,“老公~~~~”

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忍足侑士差点被吓软。

————真END————

首先,祝景吾生日快乐。

其次,预祝侑士生日快乐。

最后,祝大家国庆、中秋都快乐。

因为最近很忙,所以这篇就当作忍迹两个人的生贺吧。(除了以身相许,没有别的方法让侑士原谅我这种差别待遇

虽然已经今天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过完了。

 哇,我发完才注意这是第100篇。天呐,这么久了吗?不过我还会爱很久的。(⌒_⌒)

评论 ( 22 )
热度 ( 1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