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借我(四)

  (一) (二)    (三)    

07

#
“一起去学校报到?”迹部看着管家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放进车里,挥了挥手示意司机稍等一下。
忍足不知道在做什么,听起来很嘈杂。迹部问的第二遍他才听清,“不用了。”
迹部蹙眉,“不用了?”
“嗯。快到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到学校门口接你呀。”
忍足的声音听起来还蛮愉悦。既然他已经到了就不管他了,迹部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走吧。”

“我的到来好像并没有任何用?”忍足坐进车里,有些自我怀疑。
迹部戏谑的冲他挑了挑眉,“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忍足拒绝跟他继续交流。
不过接下来他就证明了他的作用。他指挥着司机大哥在绕来绕去的路上拐了几拐,成功找到了迹部的宿舍楼。嘶,好像,“离我住的地方有点儿远啊……”
“换个宿舍?”
忍足无语的看着正准备下车的迹部,“哪有那么容易?低调一点儿行吗?”
迹部推了推墨镜,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转而冲司机大哥点了点头,“谢谢了。”
忍足看着迹部就这么往旁边一让,继续打量周围。司机打开后备箱,准备把迹部的东西搬到上面。
“景吾?”他惊诧道,“司机大哥能搬完吗?我们一起?”
迹部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忍足怀疑的动了动眉毛,然后看见司机提出来两个行李箱。
“????你以为这是旅游?”
迹部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往他所在的宿舍走过去。“不够再买,带那么多很麻烦。”
忍足无奈的跟在他们身后,心想,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反正迹部要拿个东西也很简单,管他干嘛。
然后三个人在迹部的宿舍里面面相觑。司机大哥很犹豫,“少爷,需要我帮你整理床铺吗?”
看着他犹豫的表情,迹部果断拒绝了。
三人中唯一对此比较熟练的忍足认命的挽起了袖子,“那我就直接铺了?”
“铺吧。”
刚刚打扫完,铺起来并不费事。不过让迹部尴尬的是,有个背着包拉着行李箱的人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才走进来。看起来是他未来的室友。那个人好奇的看了眼正在弯腰整理床单的忍足,又瞥了眼迹部身后的司机,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在判断谁才是他的室友。迹部没那个功夫想他在干嘛,他把司机叫出门,“没有别的事了,走吧。”
司机有接送儿子上大学的经验,很怀疑的问,“不用我在这儿了?不需要买别的东西?”
他斩钉截铁的点点头,“不用了。”
司机怀疑的瞅了他一眼。
“有忍足侑士呢。”
司机看了看里面已经把床铺的整整齐齐的忍足侑士,再看看自家拎着墨镜什么都不干的少爷,觉得后面那句话信任力更强,于是点了点头,“那少爷我先走了。”
里面那两个人看起来已经对过话了,但迹部对此也不是很好奇。于是他直接问忍足,“还有别的事吗?”
忍足扭头问那位同学,“雾岛同学,要一起去逛逛学校吗?顺便买点儿东西?”
就这个功夫,都已经交换名字了?迹部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顺着忍足的目光看过去。
那显然不是个很外向的男生,说话的声音又软又轻。雾岛摇摇头,在迹部瞥来的居高临下的目光中更为腼腆,“抱歉,忍足同学,迹部同学。我跟姐姐约好一起吃饭,抽时间再玩。”
忍足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
“报到处很多漂亮的学姐,要不要去看看?”
迹部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对这个话题非常不感冒,“去报到处干嘛?要领东西?”
自己的暗恋对象对这方面的暗示一点儿领会的意思都没有,他是不是该高兴一下?忍足思索着,把第一站定为他的宿舍楼下。
迹部果然好奇的去他宿舍看了眼,顺带认识了一下他的室友。
不过目的不是这个。忍足把他的自行车推出来的时候,迹部整个人都懵了。他抗拒的退后两步,“你要干嘛?”
忍足当然不会认为他不认识自行车,但是他不明白骑自行车或坐自行车这种行为哪里low到让迹部觉得不华丽的程度了,这么抗拒。“你不觉得远吗?”
迹部墨镜后面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圈,“但是,就这一辆自行车……”
“大哥,我一个人,为什么要买两辆?还有,”忍足上上下下扫了迹部一眼,“你会骑吗?”
两个男生在一辆自行车上听起来太娘了,迹部想。而且,他推了推墨镜,跟他今天的装扮十分不搭。
总之,别管忍足怎么做到的,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迹部景吾第一个要求就是去自行车店再去买辆自行车。
对比学校里穿行的卡宴、兰博基尼、法拉利,我们的侑士和景吾可以说是非常朴素清新了。

夏天还没走远,秋天还未呆很久。路边的树叶还翠绿的挂在树枝上,天气也好的不像话,微风飒飒。
女孩子们抓住夏天的尾巴,穿着各种短裙短裤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魅力;男孩子们热情洋溢的和同伴们说着什么。而迎接新一届的同学更为这一层热闹加了层亮色。
参观完学校的图书馆,研究了食堂,确定了操场的所在,两个人正在新生报到咨询处晃悠。
“你想好报什么社团了吗?”
迹部摇摇头,“也许还是网球?你呢?”
忍足兴致勃勃的看着各种社团招新声明,“你说我学插花好还是学料理好?”
迹部跳过他不正经的问题,反问,“不报网球?”
忍足干脆的摇摇头,一点儿犹豫都没有。根本看不出来曾经对网球爱到痴狂爱到着迷的样子。
……
迹部没想到他这么决绝,一时间无话可说。但这属于个人问题,他无权置喙。顿了顿,他才想起来说话,“绘画?书法?文学?都挺适合你。”
“我的话……”他拖长了声调,“网球,桌球,击剑,好像也没有什么能挑的了。”
“嗯,你肯定要参加学生会的,网球肯定要,然后加入一个不那么累不那么麻烦的,”忍足用手指晃了一圈,“就这个吧!弹个钢琴对你来说不是so easy吗?”
“你还不如让我加入这个英语角,更简单。”
忍足恍悟,“对哦。”
“对你妹!”

————

08

#
刚开学事情太多,学院离得也比较远,两个人除了打打电话基本没什么闲暇时间碰面。所以忍足打电话说他们医学校有家店的意大利菜很好吃,问迹部要不要去的时候,迹部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应了。

点的菜还没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学生部的事情多吗?”
迹部摇摇头,“还好。说起来,你们课真的那么很多?”
“嗯。除了那几门我们都选了的选修课,我自己还选了几门课,还有我的专业课,社团活动blabla,很烦。”忍足摊手表示很无奈,他也不是故意要拒绝迹部邀请他一起参加学生部的,实在是他的时间太紧,不想花那么多时间在那些事上。“你应该比我更忙吧?”
“还好,我应付的来。”迹部点了点泪痣,有些无奈的说道,“前两天岳人还抱怨说,训练超级累,而且每天要花好大功夫跑步,慈郎都要大半夜爬墙出来了。”
看他提起这个,忍足秒笑了出来,“哦,这个,可是这跟慈郎跟我讲的不是一个版本啊。慈郎说的是,训练完他回到宿舍休息,然后他的室友洗完澡准备出去吃夜宵。结果他技术不熟练,迟迟下不来,被抓了。然后他的室友就溜了。”
迹部眼睛眯了眯。
“哎,不是你想的那样。慈郎的检讨都是他们写的,之后他们还出去给慈郎买了好多好吃的赔罪。不要太在意,他们现在关系很好的。”

迹部挑眉,刚要说话,就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疑惑的扭头看了看,看见两个略眼熟的男生走了过来。
“好巧啊,迹部同学。你也是听别人介绍这里东西好吃来的?”
迹部抬了抬眼皮没有搭话,随后指了指说话的那个男生,给忍足做介绍,“须藤凉介,网球社认识的。”另一个他并不认识。
这两个男生五官端正,笑容满面。虽然忍足有些莫名,但还是点点头,礼貌的微笑,“我是忍足侑士。”
须藤凉介后面那位同学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松本义正,也是网球社的。”
看他们一副很有话讲的样子,忍足默默往里挪了挪,“坐到这里一起吃吧,反正我们点的菜也还没上。”
迹部瞥了眼忍足侑士。
忍足侑士报之以微笑。
那两个人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没有察觉到迹部景吾跟他俩说话的兴致并不高,微微推脱了一下就坐下了。
“迹部君的网球真的非常厉害,”须藤凉介道,“不知道忍足君的水平怎么样?”
忍足摇头。
他以后大概都不会再不打了,不过须藤凉介可能以为他不会打网球,于是顿了顿就没再继续跟忍足说话。没眼力劲儿,忍足的水平比他高多了。
迹部一边应着对方的问题,一边不厚道的开始跑神。

一顿饭吃完,迹部面无表情的看忍足。
忍足也很无奈,谁知道对方那么直接,邀请一下就应了。再说那种场景,不邀请不礼貌啊。不过,他好奇的问,“那位须藤凉介,好像对你很感兴趣?”
感兴趣有很多种解释,迹部理解成了最不该理解的那种,“想什么呢?当然不是。”
本来他也没多想。迹部这么说让他怔了怔,随后笑着逗迹部,“你怎么能这么确定?你不是说你当时把他碾压性的打败了么?”
他不太理解忍足的脑回路。被吊打了一顿,正常的反应应该是再也不想看见他了吧?迹部有感觉到须藤凉介过分的热情,时间点也很微妙,在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后。迹部,这个姓代表很多。不过迹部不是随便把猜测当结论的人。于是轻描淡写一语带过,“大概是想跟我交个朋友。”
忍足没有反驳,信服的点头,“财跟色,你总得让别人图一样。”
迹部翻了个白眼,“那你图我哪一样?”
“你对我有什么误解?”忍足委屈,忍足据理力争,“我跟他们可不一样。我有更高层次的精神上的追求。”
“……哲学学的不错。”迹部笑意满满的点点头。他当然不会往别的地方想。这个时候,他真的以为忍足侑士在开玩笑。

————TBC————
不知道tag有没有打错?我没有打过这个。错了请指正。

评论 ( 5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