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进一步接触

01

球球酱:啊,这辈子要是能嫁给迹部景吾,还有什么遗憾!!!

喵~:呵,排队吧

绿绿:+1

六六:诸位,你们说的这个男人是我的。拔刀吧

小夏: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jpg

小叶:跟我抢男人,你们是不是疯了?

临原:迹部景吾,一个大写的英俊

阿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菠萝橙子: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甜烧饼:而他,这个神奇的男人,他都有!

……

融合了表情包、大量感叹号、没有实质意义的花痴表白的语句在群里翻滚了数十屏后,终于有人直击重点和核心。

金光闪闪:我们群每天轮一遍这个话题,所以说,@球球酱,你就只是想感慨这么一句吗???

球球酱:当然不是。我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你们就不能冷静听我说吗?

绿绿:乖巧.jpg

小夏:端庄.jpg

小甜甜:+1

QWREY:+2

……

迹部君的网球拍:+102

球球酱:是这样的。今天大课间我准备把收好的作业交给老师,谁知道转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迹部君。直接撞到了迹部君怀里。⁄(⁄ ⁄•⁄ω⁄•⁄ ⁄)⁄

临原:wow!

菠萝橙子:窒息。

喵~:……非常的校园青春言情小说既视感

六六:嫉妒使我面目全非.jpg

晴雪:所以接下来就是套路的“你很单纯很不做作,我看上你了”的狂霸校草恋上校园乖乖女的故事?还是“你好迹部景吾,我是F班的XXX,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很了解你哦~”的迹部直树和球球湘琴的单纯执着女勇追骄傲校园王子的剧本?

小千:这样的套路太过时了,我代表大家拒绝

网球队的网球:我想问的其实是……

                         迹部君是什么反应!

卿叶子:是哦。迹部君有没有很苏的一把揽住你,还是很傲娇的一边说你是不是蠢一边悄悄红了耳朵?

球球酱:也……也说不上来。就是很淡定的顺手扶了我一把,什么都没说。但我还是感觉很苏

阿也:……我想揍人

小夏:……我也是

六六:贡献一张表情包

          嫉妒使我丑陋.jpg





02

六六:今天我在自习室,看到忍足侑士了

小夏:就是那个,据说运气好、在窗边能够看到迹部景吾打网球的自习室?

临原:那个自习室好难占座位的,我一直抢不到。你怎么占到的?TAT

六六:我一边沉迷迹部大人的身姿,一边欣赏忍足君的侧影,无心看书,无心学习

甜烧饼:是不是找抽呢?

QWRTRT:磨好我40米长的大刀了

球球酱:洗好你的脖子等着

六六:忍足侑士托腮凝望窗外的侧影.jpg

           迹部景吾挥拍.jpg

           忍足侑士低头看书.jpg

小夏:……你这拍照技术一如既往的一言难尽,得亏我们两位男主颜值过硬,撑得住

卿叶子:本来想说看在你还记得给我们发福利爱抚一下你的狗头,你看看你这高糊的像素!

晴雪:可是意境还蛮好的

六六:只有晴雪对我好

绿绿:可惜晴雪只喜欢苏苏

ZERD:突然好心动。是我们冰帝的校服太好看了吗?

迹部景吾的网球拍:明显不是啊。不信你可以看看你同班的其他男同学

晨晨:直说吧,班里的男生怎么你了?

==:就是,太残忍了

网球队的网球:我们网球队是一支高颜值的队伍√

Echo:岂止一般的高颜值,我每天被他们熏陶的感觉男朋友都快找不到了




迹部景吾看着忍足侑士拿出手机看了几眼就笑的整个人都趴到桌子上,有些莫名其妙。他张张嘴,想问“你在笑什么?”,随即又收回了眼神,忍足要是想分享,应该主动说,不用等他问就会讲。结果忍足侑士自己在一旁笑了半天,把手机塞回兜里,又装模作样的开始看书。

迹部景吾:……

我好气哦但我就是不说。

一旁跟我们一样开了上帝视角的日吉他们神情复杂的对视了一眼。所以他们都在矜持些什么鬼哦?这是在演好想急死你吗?明明双箭头明显的不要不要的,但就是不开口。好好开口,告个白,走完最后这个流程在一起算了。为什么非要骄傲矜持的保持什么该死的距离?美其名曰,朋友之间更要注意个人空间。

尤其是前段时间,两个明明天天粘着比谁都近,每次问到,“迹部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忍足去哪里了?”“景吾在干什么?”“那个人找侑士什么事?”之类的问题,两个人都神情正直又严肃,“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要问我?”“不清楚”“不了解”。仿佛要生动的诠释出何谓“同床异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彼此关系有多差劲。明明很在意,又装作并不care,你们就不能稍稍微微放下面子,主动问一下吗?

泷的原话,“但凡他俩稍微有一人主动一点把自己在意的问题问出口,孩子都会跑了。”

几个人内心的弹幕在分分钟刷过了几万。但主角依然无动于衷,非常沉得住气,甚至开始训斥他们这些无辜的路人。

“看书。”迹部瞥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翻了一页书,“要是真没事可干,我们就出去训练。”

于是本来想张嘴说话的岳人被宍户果断捂住了嘴,“我们知道了。”现在这么热,再出去训练,会死人的吧?

“就知道我们部长大人善良又体贴。”忍足撑着额头看着书,还不失时宜的开口赞了他们部长一波,“说起来,景吾,我们训练时间推迟的话,晚饭也要推迟了。”

“所以呢?”

喂,部长大人,你眼角的笑意太明显了。泷一言难尽的冲其他人做了个惆怅的表情,谁让他坐的离这两个人这么近呢。

其他人一脸端正肃正的看着书,假装他们又聋又瞎,说起来,这种气氛,他们要是看不出来端倪就真的是瞎。

“所以我们去聚餐吧!”忍足思索了一下,“我想吃烤肉。”

他今天心情很好?迹部侧目注视了他片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别装了。你们想吃什么?”

岳人第一个响应,“五花肉。”

“+1”

“+2”

……

排到7的时候,迹部默默的转头看了眼桦地。桦地沉默的看回来。“……”迹部摸了摸泪痣,“可以。”









03

七天七夜:诸位,你们来品品我们网球队的颜值

                 网球队正选舞台开场,jpg

                 网球队正选舞台后合照.jpg

                 台下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聊天.jpg

卿叶子:对着镜头笑的眼睛都没了,还有剪刀手!!!芥川君怎么会这么可爱www

QWEYT:天呐!我已然醉倒在他们的校服之下

LL:不枉我青春一场

球球酱:霸气、英俊、高冷、可爱、正太、暖男、学长……你喜欢的我们冰帝都有

久别重逢:球球酱是吗?很好,你被校宣传部录取了,来上班吧

浅浅:你们戏真多。不过之前我一直以为网球部的节目就是在舞台上表演……花式打网球

菠萝橙子:↑  歪,迹部君吗?这里有一个你的黑粉

临原:不过说真的,他们在台上唱歌的样子真的太帅了!

阿也:其实我惊讶的是,他们竟然都没跑调!!!我以为运动系帅哥唱歌都跟他们跑步一样的奔放

喵~:谁给你这么错误的印象的?

绿绿:↑ 你好,网球部,我举报,这里有你们的黑粉

人生理想是网球部经理:我代表网球队开除了你们的粉籍

六六:别以为你们歪楼歪到天际,我就会忘了你 @七天七夜  夹带私货的事

七天七夜: ( ̄y▽ ̄)~*

==:虽然平时总会觉得忍足君的声音有点儿偏低,每次都要很认真才能听清,但是唱歌的时候,真的超级性感啊

晨晨:所以说我真的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可以列为我们冰帝七大未解之谜之一【1】了

小千:?

晨晨:迹部君有说过忍足君是天才的对吧?忍足君长相身材也很棒,性格也很好,学习也好,网球也打的好,所以为什么总觉得他存在感好低?

绿绿:卷子太难,我弃考

卿叶子: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迹部君存在感实在是太强?

阿也:也许是忍足君太低调?

六六:,xxxxxx,这个是忍足君后援会的群。用事实告诉你,一个低调的、只是看着高冷的boy

小夏:她们好厉害。忍足君呆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她们是怎么发现的?

喵~:而我们直到现在,都只敢偷偷在远处看迹部君,连假装的偶遇都没有

浅浅:我想想啊,我们目前的成果是,找到了观赏迹部君打网球的最佳位置——自习室第五排靠窗的位置

迹部景吾的网球拍:证明迹部君没有女朋友,但有没有暗恋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QWRERT:跟迹部景吾相处最多的人是网球部正选

菠萝橙子:不能容忍别人破坏冰帝的名誉

甜烧饼:其实很喜欢玩;不过目前看起来很稳重的原因是,事情太多,没有时间

六六:护腕喜欢黑色的

小夏:在学校的路线基本是:教室,洗手间,网球部,图书馆,天台

临原:感觉好少啊……

卿叶子:对啊

网球部的网球:不过我们也不应该过多深入了解迹部君的个人问题

球球酱:是这样没错

QWERE:唉,没错






04

ZERD:我昨晚翻了一下忍足君后援会群的图片,不得不说,迹部君和忍足君的关系真好啊

临原:不一直都这样吗???

绿绿:发生了什么?

ZERD:@六六,很多照片都是忍足君和迹部君两个人单独在一起,都没有网球队的其他正选

六六:这个我证明,是哦。

小千:年龄、智商相当,同班同学,还都是网球部的,经常在一起很正常吧

阿也:恩,就像我跟临原也经常一起出现啊

球球酱:明明很正常的话题,当我在咱群里的聊天记录里搜了一下忍足侑士、芥川慈郎等正选的名字之后,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忍足侑士相关 2895条(截图).jpg

    桦地崇弘相关1120条(截图).jpg

    芥川慈郎相关680条(截图).jpg

    日吉若相关570条(截图).jpg

    其他的更少

卿叶子:球球,那次撞到迹部君怀里的意外是不是给你加了一个行动力max的buff?

菠萝橙子:球球23333333333

ZERD:关键是迹部君经常出现的地方是忍足君经常呆的地方

     像是什么门口的读书沙龙,校外的咖啡店,实验楼7层的楼道里(?)……

==:不是,前面我还能理解,但楼道里是什么?

迹部君的网球拍:忍足君真是一朵奇葩的美男子,不愧是迹部君的好朋友

LL:你对迹部君有什么误解?hhhhhhhh

浅浅:可是想到他俩一本正经的坐在楼道里,我真的是2333333

六六:比樱花树下好吧?

小千:樱花树下怎么了?多么唯美的画面

菠萝橙子:我竟然无言以对

QWRYE:不是,你们就不觉得,以忍足君呆的这些地方的奇葩程度,他俩巧遇的可能性基本为……0?

绿绿:肯定是他们约好一起的啊


可是他确信他们没有约过,他甚至没有告诉过迹部景吾他会去什么地方。忍足侑士偏着头看了眼迹部景吾,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这个需要验证。






05

迹部一头雾水的跟着忍足挤上地铁。放学后本来打算去训练,结果忍足侑士突然跑过来说有急事要请假,他本来还踌躇了一下,要不要问一下什么事,结果忍足直接攥住他的手腕,说需要他帮忙。

“到底是什么事?”迹部皱了皱眉,“本……我给我家司机打电话不更快点儿吗?你要去哪儿?”

忍足回头冲他笑了笑,“不要。”

天气很热,跑了这么久,又挤来挤去,他的鬓角带着小小的汗珠。但眼神里都是元气满满的狡黠,转头冲他笑的时候,好看的让他有点儿发晕。“……哦。”

“不对,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忙?”

“约会啊。”忍足的声音笑意满满,分不清是打趣还是认真。迹部顿了顿,干脆不问了,摸出手机开始玩。

“到了。”

迹部没什么兴致的看了眼桥下的河水,收回了视线,这一路忍足侑士拿着手机戳戳点点,一言不发,就让他看这个?开什么玩笑?

“诶,你别走啊。”忍足刚靠到栏杆上准备歇一会儿,就看见迹部景吾沉着脸转身准备走,“灯一会儿才会亮。”

迹部盯着攥住他胳膊的手看了半天,才把脾气克制下去,“你请假不训练,就是为了看灯?!!灯在哪儿不能看?

看吧,他生气的点果然在这儿。忍足点点头,很明显预料到了这一点。“我不是想看灯,”他抿了抿嘴,那句话在舌尖上滚过来滚过去,最后咽到肚子里,换了另外一句话,“我是想让你看。”

这句话很克制,真要追究起来不算什么,最起码比忍足侑士本来打算要说的话含蓄多了。但迹部景吾还是一瞬间绷紧了神经。既怕忍足侑士接下来会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又怕自己一不小心说什么触及敏感的问题。“本大爷看过的好看的不好看的、奇怪不奇怪的,多的都数不清了。这有什么好看的?”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回到忍足侑士旁边,耐心的看着眼前毫无特色的桥和水。几分钟之后,他忍不住扭头,“你是不是在耍本大爷?”

忍足伸出手把迹部的头转了回去,“我掐着点儿呢……好了好了,跟我倒数。五,四,三,二,一,OK!”

河两边的灯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从这个角度,就像两条光带。到尽头的时候,远处堪称这座城市标志的塔上面也亮起了灯,璀璨的灯光从上到下像流水一样倾泻下来。

眼前是这么多盈盈的灯光同时在他面前亮起的场景,耳边是忍足低低问他好看不好看的声音,迹部蓦然失语。

忍足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其实天再晚一点儿的话,两岸的灯光映在河里,风吹过的时候,光斑随波纹浮动,也很好看。不过我觉得……”

“那就等会儿。”话出口,迹部才发现他的嗓音有点儿哑,咳了一声,他冲扭头看着自己的忍足微微笑了笑,重复了一遍,“那就再在这儿等会儿,我想看。”

“你也觉得很好看?”忍足趴在栏杆上专注的盯着迹部的侧脸。

刚刚的情绪有点儿太激动。好不容易等迹部平复完起伏的心潮,扭头看忍足侑士,他还在盯着自己看。“看什么?你觉得我会激动之下泪流满面?

他在栏杆上趴着,迹部在他旁边站的很直。迹部这样居高临下的看过来,眼神居然一点也不凌厉。他一边想迹部这个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可以,一边想这时候他是不是该说点儿什么。他们这样不前不后、不进不退的状态持续太久了,时间长了,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该不该开口。毕竟开口说出来与心照不宣还是有区别的。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就真的毫无回寰的余地了。

他在这儿纠结着,迹部倒是没什么顾虑的直接开了口。“本……我不知道是不是理解错误你这个举动的意义了,不过错了也没关系。”他迅速扫了忍足一眼,收回视线继续看着河里晃悠悠的灯光,“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在一起?”

他这句话一出来,忍足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在半空颤了一下。珍视很久、总觉得时间不到、场合不够正式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突然一说出来,整个大脑都空白了。不过大脑空白,也没影响他的条件反射,“好。”

这个字之后,迹部没有再说什么,忍足也没有说话。空气一时间寂静了下来。能听到不远处汽车的鸣笛声,路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的聊天声,半空中鸟叫的声音,风在耳边轻轻吹过的声音,和心跳的声音。

“你很热?”片刻,忍足偷偷把手伸了过来,握住了迹部的手,迹部直接握了一手的汗。

忍足假装自己正在欣赏风景,感觉到迹部收紧了手指刚刚偷乐了一秒,就听到迹部的问题,“我不热啊,”顿了顿,他突然意识到迹部的意思,往回抽了抽手,“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刚刚……太紧张。”

迹部没有松手,“不用不好意思,我现在可是你男朋友。”他扭头跟忍足对视了一秒,两人突然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也是,咱俩都这么熟了,在这儿穷紧张个什么劲儿?”迹部学忍足那样趴到了栏杆上,“怎么突然想告白了?”

“讲讲道理,”忍足戳了戳迹部脸上的泪痣,笑容根本止不住,“是大少爷你跟我表白的。”

这么说也对,迹部挑了挑眉,换了个说法,“那你怎么想起来带我来这儿看的?之前没听你提过。”

“也不是突然想起来的,”这会儿忍足倒直接承认他是想告白的,“上个月我们不是晚上一起出来吃烤肉吗?我溜达到这里,听一对情侣说这里傍晚这个点儿的灯会同时亮起来,非常好看。周末我来这里看了看,发现确实很好看,所以想让你也看一下。”

说到这里,忍足突然晃了晃他俩还牵在一起的手,“你知道我们学校有你的后援会吗?她们还有一个专门的群,分享和你有关的消息。”

迹部显然知情,但不明白这跟忍足侑士有什么关系。“你也有一个这样的群。”

“恩,我知道。”忍足意味深长的看着迹部,“我后援会群群里有个昵称很简洁只有一个‘。’的号,常年潜水,基本不发言。前天我在某人的手机上瞥到了这个号。”

迹部脸色剧变。

索性忍足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回到了正题,“那时候我看了看我那个同样常年潜水的号,觉得我们还是节省点儿时间和资源面对面比较好。毕竟我们两个大男人跟那群花痴的女孩子画风实在不一样,对不对?”

“你的意思是……?”迹部觉得他好像明白了,又觉得有点儿搞笑。所以他俩是同时加入了对方的粉丝群里,就为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一下对方吗?

忍足笑眯眯的冲迹部“喵”了一声,“就是我们应该放下矜持,进一步接触的意思。”不管是之前为了自己所谓的矜持还是为了自尊或是其他的什么的心理,冠冕堂皇的说尊重对方的私人空间,只要对方不说绝对不主动去问。但想要进一步接触的心理又太过强烈,只好偷偷摸摸用加入对方粉丝群的方式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可以比平常更放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其实干嘛那么麻烦?既然都是双箭头了,那就在一起好了。还可以把“接触”的含义丰富一下。他看着迹部光明正大的拉着自己的手,微微晃了晃。







注:

【1】冰帝七大未解之谜:

1、迹部景吾家到底多有钱?(大部分同学都坚信着迹部君身价堪与世界首富一比)

2、迹部景吾身上那种谜一般的号召力跟传销组织相比谁更胜一筹?(这个问题亟待有丰富经历的同学解答)

3、旧校舍是不是闹鬼?(这个问题答案两极分化的很严重啊)

4、迹部景吾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玫瑰花?(答案很多,但是迹部景吾对每一个答案都保持了沉默)

5、上课提问问题时,桦地君会回答问题吗?(据不知名的某位桦地君的同班同学证明,桦地君还是会张嘴回答问题的,尽管非常的言简意赅)

6、芥川每晚是熬夜打游戏还是挑灯夜读,为什么每天都很困?(最后本人亲口承认,他既不打游戏又不熬夜看书,他只是太爱动,所以耗费精力)

7、忍足侑士为什么存在感这么低?(这个问题亟待大家考证)


————END————


忍足:“喵~”











评论 ( 7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