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二重境(上)

01
被炙烤了一天的树叶在傍晚的风中微微动了动。
有同学打打闹闹的经过楼下。 
迹部抱壁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对着校园发着呆。

哒。哒。哒。 
突然响起来的脚步声像某种遥远的隐喻。 
他下意识的收紧了下颌。 

脚步声越来越近。 
带着熟悉而规律的韵律。 
刚刚抬起的眼睫重又耷了下去。 

“就知道你在这里。”靠在天台的门口盯了他一会儿,发现对方一点儿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忍足有些许无奈的走过去。“怎么了?觉得无聊了?”
“讲鬼故事到底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去打场比赛有意思。”迹部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讲道理,我们网球社的社团活动是聚到一起讲鬼故事?”
“没有空调,你不觉得打完比赛会热的让人受不了吗!”光是想想忍足就觉得非常不能忍。
忘了他这个毛病了。迹部顿了顿,继续吐槽,“说句真心话,要不是这次停电太突然,看日吉若刚刚那么开心的样子,我都怀疑这是他蓄谋已久。”
“嘛,这个啊,我只能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宍户他们也这么怀疑。”他做了个允悲的表情,“不过,我刚刚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商量好今晚去实验楼了。”看着迹部不怎么和善的表情,他耸了耸肩,“就是那个有无数传说的已经被封了的旧医学楼。”
“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吧。”迹部冷淡的瞥了忍足一眼,“一个都不能少。这种精神真是可歌可泣,非常值得称颂。”
“哪有?”忍足坚决不承认这个指控。然后看迹部眼风扫了他一眼,不知怎么领会到了迹部景吾对他们刚刚讲的鬼故事感兴趣,开始聚精会神的跟关天台门的迹部讲他错过的那些“精彩的故事”。
“……柳莲二甚至拿出数据验证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说到这里,忍足啧啧摇头,对这些可怕的考据党俯首称臣,
夏天下午的六点,外面还很亮堂,楼梯里却已经开始发暗了,走廊上消防通道的绿色指示灯透过长长的走廊幽幽的亮着。
“他拿出不知道在哪儿找到的数据,一整页的名单。如果信息没错的话,我简单计算了一下,确实是每四年失踪五六个大学生。”说到最后,他有些神秘的问迹部,“欸,你说,会不会真的有鬼之类的?”
“嘁……”迹部嗤笑了一声,“真相信有鬼还报考医学系,上解剖课的时候不害怕吗?”
忍足耸了耸肩。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鬼故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咱高中学校的那个,说423有人上吊自杀了,所以把那个宿舍封了。然后因为确实没有那个宿舍号吓到了很多人。结果是什么,结果只是当初涂的时候涂错了,最后懒得改。鬼故事也要讲基本逻辑。”
忍足鼓掌,“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害怕才不听的。”
“呵呵。”迹部干净利落的给了他两个字之后,微微皱了皱眉。转过头看了一眼昏暗走廊,又转头看了一眼刚刚走过的楼梯。
“走廊有什么?”忍足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时候这么暗了?很晚了吗?”
迹部摇头,脸上的表情像是面临什么难解的世界谜题,“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不对?”忍足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走廊深处。迅速而仔细的打量过每一寸可以看见的地方,“想到什么了?实话说,经常在这里,感觉没什么特……” 
这次迹部没等到他说完。 
忍足抓着他的胳膊非常用力,脸上交错的困惑混杂起来甚至可以称为不安。“我……”喉结微微动了一下,他拉着他开始跑,语速飞快,“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先离开这里?一会儿我再给你解释。” 







02
他俩的速度去参加百米冲刺可能会破个校记录什么的。 
他们确定他们绕着楼梯跑了不止有十几层了。别说回去日吉他们在的楼层,都够他们从这栋楼里出去了。 
空气粘稠的像是抽光了所有氧气。
走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黯淡了下来,陈旧的就像上个世纪的黑白照片。
迹部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靠,还是七楼。”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已经下到一楼了。这是怎么回事? 
就对视的这个功夫,异变还在继续。
身边的环境彻底变了。
黯淡而昏黄的日光。
老旧的教室。
紧密的教室门
迹部眯着眼看了眼走廊深处,然后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抬头看了眼,很好,还有楼梯。 
这时候忍足反而冷静下来了。想了想,他甚至笑了一声,“这算是意外之喜?”
迹部谨慎的看着眼前诡异的走廊,但闻言还是诧异的扭头打量了一下忍足,觉得需要对忍足的胆量估测再提高两个档次。
被打量的人推了推眼镜,无辜的对上迹部逡巡在他身上的视线。 
“……我会带你离开的。”迹部翻了个白眼,重新拉回跑偏的重点。

“就这么走?”看着自己身前的身影,忍足舔了舔下唇。
“不然呢?”迹部头也不回的吐槽他。

经过原先的消防灯处,忍足再次感叹了一声,“这得多早才能连消防灯都没有。”
有忍足侑士插科打诨的说话。迹部觉得他的神经略微松了一下,“不知道。” 
“你当时觉得不对劲也是因为这个灯不见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聊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回去,有点儿奇怪。”
忍足短促的笑了一声,这笑意却没渗进眼底一丁点儿,甚至于一双天然带弯含笑的桃花眼都看起来锋利的尖锐,“所以我们是不在原来的地方吗?” 
迹部听到背后忍足压低的声音,“这应该从科学上的平行空间解释还是从灵异传说中找答案?” 
他一向知道忍足心大,但没想到会这么大。迹部叹为观止,不知道说什么来回应他这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 
“不过最有可能的是误入恐怖片。”在迹部打断他之前,他抓紧时间问自己想问的问题,“景吾,如果我不来找你的话,啧啧啧。”
“……”饶是迹部胆子再大,他还是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闭嘴。” 


03
迹部走的很谨慎。
忍足间或瞥几眼两侧和身后关闭着的教室门,这种不知道会突然从里面冲出来什么的感觉真是太恶心了。 

然后迹部轻轻拽了拽他的手腕,示意他向前看。 
这条走廊上的教室都是紧紧关着的,只有这个,轻轻掩着。看起来像是主人要出门上个厕所所以随手简简单单的掩上了。 
迹部眯了眯眼睛,无声的捏了捏忍足的手指。 
忍足点点头表示明白,越加警惕的注视着四周,迹部也感觉到了,那种令人发毛的被暗中窥视的感觉。他们必须尽快找到回去的路,离开这里。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这些门后面都是什么。这个门,又放出来了什么?还是说,这个门只是某种欲盖弥彰的引诱?
想这些太晚了。
等忍足遵从自己的本能拽着迹部狼狈的摔倒屋里时,已经下意识反锁上了门。
忍足揉揉自己的胳膊,惊魂未定的询问,“刚刚的声音是什么?为什么其他的门突然都打开了?什么召唤仪式吗?”
“……”
“景吾?”没听到迹部说话,忍足有些慌,“你没事吧?”
被握住胳膊,迹部从震惊中回过神,一脸复杂的冲忍足示意,“你看。”

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旧照片有种很神奇的效果。如果照片的主人幸福顺遂的过完这个人生,照片就会显得温馨而恬淡,但如果主人公发生了什么不幸,那么看着就会有种挥之不去的怨毒仇恨在里面。
忍足侑士心很大,从他莫名其妙掉到这个场景里还能一直吐槽就能看出来。可他还是被眼前的画面冲击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铺天盖地的老照片。
可能是心理作用,忍足侑士觉得照片里面的人物都有一种扭曲而苍白的空洞,让他莫名的毛骨悚然。
“景吾,”忍足不自觉的加大了手里的力道,下意识的把迹部向后护了护,反应过来他不自然的松了手,“我去看看这些照片。”
迹部没有注意那么多,他被眼前的景象冲击的有点儿晕。“一起吧。”

“铃木晴子……凉宫奈……赤羽……”迹部一个个的念过来照片上的名字,有些心惊,这是什么?
忍足摸了把脸,有些不安的回答了迹部无言的询问,“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了。”他吞了口口水,压低了声音,“还记得我在楼梯上给你说的吗,柳莲二让我们看了很多名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拿的这张照片上的名字在那上面出现过。”
“不会是你记错了吗?”刚问出口迹部又自我否定了,侑士不会记错的。这么说,“我们可以推测,这里有历年学校失踪的人的名单?”
忍足默认。
“可是不对。”迹部拿起照片重新看了一下,“这上面的名字是怎么出现的?肯定是有人写上去的。而且看这字迹,是同一个人写的。”他一字一顿的说着鬼故事一样的事实,“这里还有别的人。”
“也可能不是人呢。”气氛太凝重,忍足忍不住开了个玩笑。然后就看见迹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是人好一点还是不是人好一点儿,他们无法断定。但以目前的状况看,不是人的几率更大一点儿倒是真的。 
“……”迹部简直无语,“别好奇了,我去看看窗外。要是能够的话,我们从窗户下去……”迹部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忍足放下手里的照片,走过去顺着迹部的目光往下看,脸色一白。半晌,他小心的指了指下方,“那是…”他使劲压了压嗓子,力图让自己听起来没有那么虚,“雾霾什么时候这么严重了?”



“砰。”
“砰”
“砰”
门突然被拍得砰砰作响。吓得两个人一个激灵,迹部下意识的摸索着想拿点儿东西,最后摸到了忍足按在窗边的手,握在手里就没有再放开。
大概是一直拍门没有反应,门外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耐心顿失,开始用力的撞门。一点儿也不虚、字面意义上的撞门。
这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门看起来并不能撑很长的时间。忍足捏了下迹部的手,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镇定,“怎么办?”
“先堵住。”两个人对视一眼,迹部靠在门后用力的压着门,忍足把桌子上的照片一把扫到地上,把桌子挪到门后面,随后把柜子什么的都推了过来。
“就这么一直等着他离开?”忍足也顾不上身上蹭的灰尘和蜘蛛网,焦虑的听着门外的动静,“他要是不离开呢?”
迹部沉默了几秒,要是人类的话,就算是打一架他也不虚。可问题是如果不是呢,他是不是还能对他造成物理伤害还不一定。“刚刚我看到那边有楼梯,如果我们能出去,向上还是下?”
“下。”忍足开始打量有没有趁手的武器,最起码要防身,“我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但是上面一定没什么。老旧的教学楼,楼层都不高,这是7楼,我们很容易就没有地方躲。向下的话,幸运一点,我们还可以出去。”
点了点头,迹部弯腰开始拆凳子腿,“很好,我们在这一方面达成了一致。那么,现在我们要考虑怎么出去了。”


————TBC————
断绝后路。
做个有道德有素质的人。坚决不坑!
但我没有大纲啊😁

评论(11)
热度(34)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