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预测(上海卷)

#

当你碰到两难的选择或是被失败打击的你以为你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甚至什么都没碰到,只是单纯而平静的生活着,你碰到了一个人,他声称是十五年后的你,你会不会出于好奇问你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肯定会的吧。

 

有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我有没有长高变帅一夜暴富。

有没有跟隔壁班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同学或是干净俊朗的男同学在一起。

我最重要的人都还在我的身边对不对。

我的梦想实现了的吧。

 

少年不识爱恨,意气风发,憧憬着自己会是一篇宏伟史诗的主角,百般跌宕起伏,最后看破红尘,平平淡淡才是真。

可如果答案是不呢?如果未来的你告诉现在的你,没有。

你既没有跟你偷偷喜欢很久的同学在一起。

也没有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

你现在所重视的人那时候都已经不再是彼此心里的唯一。

事实是,你就这么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长大,成为了这个数以亿计的地球中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之一。

 

 

 

 

#

这是继前面那个眼熟的人冲迹部介绍他是15年后的迹部景吾后,又一阵尴尬而又窒息的沉默,比上一场时间还长。

毕竟年长十五岁,即便面对这样尴尬的气氛,迹部景吾还是非常淡定的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敲了敲桌子,把脸色难看的迹部从沉思中唤醒,“我时间不多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不是说你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吗?”即使是被震惊到,迹部还是第一时间抓住了重点,“你怎么知道你时间不多了?”

迹部景吾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对迹部来说完全虚无的上空,“这里有个倒计时之类的东西,显示着我还有十八分四十秒了。我猜你看不到。”

“……”仍然质疑,但毕竟眼前这个人的长相做不得假,要是有人只是为了给他做个恶作剧就将自己整容,听起来未免也太扯了。这也是他刚刚选择相信的原因。可是,“你为什么让我今天不要出去?”

“毕竟是我自己,说话委婉点儿你还不领情。你确定要让我说出来?”

迹部一时无言。

心怀鬼胎的人当然战战兢兢,一惊一乍。

他看了看表。当然不是为了看这个成熟版的迹部景吾还剩多少时间离开,而是,他今天约了忍足侑士一起吃饭,顺便想告诉他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呃,只不过这个事情有点儿特殊,那就是他——迹部景吾,好像喜欢上忍足侑士了。

 

“你确定你是十五年后的我而不是忍足侑士之类的?”迹部心慌,迹部忐忑,迹部嘴硬,“你说话风格跟他有的一拼。”

一直淡定的跟那啥一样的迹部景吾神色终于出现了些微的不自然。他端起茶杯,摩挲了一下温润的白瓷,略微沉吟了片刻后,石破天惊的开口,“毕竟相处过那么长一段时间,就算他离开后,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他的影响吧。”

“……”告诉我,不是我自己想着想告白才出现这样的错觉的?他说的是我想的那回事儿吗?所以说我今天告白成功了吗?迹部颇为凌乱的想。

 

 

 

 

 

 

#

“对,你猜的没错。”迹部景吾笑着笑着不笑了,也许是因为另一个人也是迹部景吾,你再怎么厉害,你都骗不过自己。也或许,这个人,他还没有经历那么多,他还是最初的样子,爱、憧憬、希望。即使预想到了以后的道路会比较艰难,但他还是会自我安慰,只要他也喜欢我,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这个景吾还没有经历过两个人精疲力尽的吵架、令人头疼的现实、无法回避的矛盾,现实那么尖利,将恋爱中两个人照的那么难看。

本来迹部是要问出来的,比如,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我那么喜欢他,你现在告诉我他也喜欢我,你却一副疲惫倦怠的表情什么意思?难道,“你…也就是未来的我不爱他了?”

“嗤,”迹部揉了揉眉心,淡淡的嗤笑了一声,“要是不爱他了多好。”谁说的,忘不了旧爱,无非是时间不够久,或是新欢不够好。他们二十六开始频繁的争吵,二十七分手,现在他已经快三十五了,时间还不够久?新欢……他真的提不起精力再去爱人了。这么一想,果然是活该啊。

“你后悔了?”迹部皱眉,难以置信,他花了一个月琢磨清自己的心思,结果未来的他后悔了?那他确实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告白了。

迹部景吾扫了他一眼,提了提精神,都这么久了,再这么消沉真的说不过去了,毕竟爱情不是全部。“没有。”对,可笑的是,哪怕最后他们闹到分手,他都没有后悔跟他告白过。“只是……不能在一起了。”

迹部有些困惑。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遇到困难就去解决,一个人不行两个人。当然最好是你一个人就能把这些搞定,他只需要一如既往就好。”迹部景吾浅浅的笑了笑,看着迹部微微发红的耳根,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是,很多困难都是没法解决的。”他自言自语又重复了一遍,就像在自己心上强调。

刚刚回到这个时空,他有一瞬间的恼怒。为什么不是他还没有发现自己感情的时候,或是矛盾刚刚发生的开始,偏偏是这个时候。这个他怀揣一腔热情和一往无前的孤勇,要去告白的时候。

刚开始的时光开心吗?开心。

还爱他吗?爱。

但是……说自己没有对忍足侑士产生过恨意那是假的。

他想着替忍足侑士挡枪挡箭,给他温柔给他美好给他所有的温暖与明亮。可那是忍足侑士啊。永远温柔又低调的站在他身后注视着自己的忍足侑士。他哪里可能那么被动消极的等着被自己保护。

为什么他不能乖乖的等着被自己保护呢?偏偏让自己看见他因为自己的爱被伤的遍体鳞伤的样子。

 

 

 

 

 

#

“父母迟早会同意,可是迟早到底是多久?”

“其他人的目光你是真的不在意吗?”

“人生重要的事情那么多,为什么他一定要因为你放弃一些其他的事呢?”

“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你一定要让他听别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吗?”

“你真的就那么优秀吗?能够时时刻刻照顾到他的心情?”

……

迹部景吾感觉自己的语调有些控制不住了,但管他的,反正这里只有他。这些问题压在他心里,沉甸甸的,每到深夜的时候,就咯的他难受。

 

 

迹部安静的听完,看着迹部景吾手指反复摩挲着茶杯,过了一会儿,他张了张嘴,在对面迹部景吾沉沉的注视下,开口,“要再加点儿热水吗?”

呵。迹部景吾有些被气笑了。他也说不清自己怎么想的。

按理来说,他是想劝迹部不要去告白的,这样就不会有开始了,不会开始,自然不会有结束。可是,他又很想听到回答。说实话,这次穿越,他并没有什么大的想法,面对十五年前的自己,就当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自我剖析。他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抬眼看了看时间,还有九分钟。他松开领带,站起来准备找点吃的,接下来他要参加一个酒会,也吃不了什么东西,早做准备的好。“你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吗?”

“冰箱里有上次他们在这里聚会时留下了的零食。”迹部自觉地跟上。

“是吗?”迹部景吾好整以暇的打开冰箱,意外发现了中午剩下的饭菜。他眼睛一亮。

迹部开手机,找号码。“那我打给阿姨让她过来帮你热一下。”

“不用了,”迹部景吾放了回去,“我时间不够了,本来想自己热一下的。”他冲迹部挑了挑眉,“嗯,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三年后某人的生日你就学会做很简单的饭了。毕竟礼物总有挑不出来的一天。”

迹部一直默默的把玩着手机,闻言终于抬头看了眼迹部景吾的眼睛。

 

 

 

 

 

 

 

#

“按理来说,我不用讲什么,毕竟我们都是迹部景吾。”他伸手比了比,“我们应该都是一样的人。”

“可是,还是不一样的。”

眼前这个疲惫不堪的人,是迹部景吾,一个比他多了十五年的经历、眼里没有一丝热情、只剩麻木的他。

“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没有办法对你进行评价。我只是想就刚刚你的问题说我的想法。”

“说实话,你的那些问题,我有想象过,可毕竟还没有遇到,我无法给出比你更准确的答案。我只是想尽力,尽力试试我们可以可以走到最后。”

“那天早上醒过来,看见他的脸,我想以后要是每天早上醒过来,都有他说早安、晚安,会很好。他很好,我希望能够跟他在一起。可如果不在一起了,也没办法。毕竟这是第一次,我还不太有经验,总得双方多磨合磨合。”

“再说了,”迹部笑了笑,“我还没告白,你这么一说感觉我好像已经成功了一样。万一失败了多尴尬。”

 

 

 

 

 

 

#

还有一分钟。

迹部景吾看着隔着一条长沙发、十五年时间长河的另一个自己。

“爸妈都很好,他们,我是说我们那群小伙伴,时不时的还会聚一次。嗯,你喜欢的那一系列电影烂尾了。房地产不会一直涨,你看好的股票跌停了好几次。还有……”

“对了。你的记忆中没有见过十年后的自己吧?”看着迹部景吾的动作神态,迹部想大概是没有时间了,于是匆忙拦住对方的话,“所以,说不定我会跟你不一样。”

迹部景吾好像是笑了一下,声音隔着渐渐跃动起来的光阴慢慢消失,“还有,你一直是很特殊的人,在忍足看来,他现在没告诉过你吧。嘘——”

 

 

 

————END————

 

本来是要写上海卷“预测”那个题目

好像跑题了,考不上好大学了。

评论(6)
热度(25)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